中國文化的根(潘耀明)

去年杪,我參加一個小型研討會,主題是「香港文化中國根」。
此後,我一直在思考,我們的文化根是什麼?
與會發言者、浙江人文經濟研究院顧問章關鍵先生特別指出:「文化歸根,不能不歸根於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的五千年文明史,不能不溯源於孔子博大精深的思想,特別是突出文化理性而一以貫之的哲學思想。」①
換言之,中國文化根與五千年中國文化史和孔子的儒家思想息息相關。
剛讀到余英時先生回憶錄〈香港與新亞書院〉文章,提到他經過很大周折從內地到香港探望父母,原定探完親後趕返燕京大學繼續學業。與雙親相聚半年後,余先生按原定計劃返內地,當他踏上內地,思想上一直受到困擾,套用余先生的話是「天人交戰」。他反躬自問:
如果我留港不走,必要時或可成為家中一助力,父母一定會安心不少。其次,我一意要回中國本土,為自己國家盡力,也是過重外在的形式而沒有觸及具體內容,最後流為一種抽象之談。我的父母即是中國的一部分,正迫切需要我的照料,我若捨此不管,還談什麼為中國盡心盡力?②
余先生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後,最終改變初衷,決意重返香港,與年老的雙親為伴。之後他追隨了國學大師錢穆先生,深得其學術堂奧,並成就一番輝煌的文化事業。
余先生的真情流露,令人動容。他對香港的去留,與中國傳統文化、儒家思想的孝道,不無關係。
孔子曾說:「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③意喻父母在世之時,兒女不出遠門,即使遠遊,也需要讓父母知道去處。當然,最好是能在身邊侍奉父母了。
儒家思想強調要處理好夫婦、父子、兄弟的關係,進而國家、天下的關係,所以有「家國天下情懷」。這相信是余先生所表達的「我的父母即是中國的一部分」的意思。
換言之,中國文化的根,是從中國傳統文化、特別是儒家思想積澱下來的文化理性:「這種文化理性,反映在世界觀上,確認太極本體,揭示世界及其萬物運動變化的客觀規律。反映在人生觀上,宣導自強不息,厚德載物,開物成務,革故鼎新,知幾通變,生生無已。反映在價值觀上,崇尚順天應人,與時偕行,得理成位,持中守正,保合大和,各正性命,吉凶與民同患。」④
所謂的文化理性,是指傳統文化思想結合現實社會的文化發展觀,譬如孔子刪述《尚書》所涵蓋的中國文化崇尚道德、以民為本、重視社會和諧的價值取向⑤,對現實社會,也有其啟迪意義的。
章關鍵先生以上這段話,意味深長,原來是針對香港目前的困境而發的。其實,對國人──上至最高領導人、各級官員,下至老百姓及個人而言,也是值得咀嚼、琢磨、深思而行的。
今年是狗年,正是:
  雞啼知月上
  犬吠報春來
祝讀者、作者狗年吉祥!

 

注:

①④章關鍵:〈香港文化根說〉
②余英時:〈香港與新亞書院〉,本刊二○一八年一月號
③孔子:《論語.里仁》
⑤〈中國文化的「根」與「魂」〉,《光明日報》,二○一五年四月二十日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