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化與民主體制—〈香港與新亞書院〉之四 (余英時)

我入錢先生之門後,選擇傳統中國史為終身研究專業即已決定了,更無猶豫的餘地。但既是專業,便必須作長時期的準備和廣闊的閱讀,不是很快即能收效的。事實上,在新亞讀書期間,我最感緊迫的問題並不是怎樣搞好專業,而是如何克服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的挑戰。

對「五階段論」的初質疑
我在燕京大學受過一學期的「政治大課」,也就是意識形態的灌輸。當時奉為馬克思主義「經典的」是一九三八年蘇聯出版的《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History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the Soviet Union (Bolsheviks): Short Course)。其中第四章關於「辯證唯物論與歷史唯物論」一節出自斯大林之手,更是每一個字都被肯定為至高無上的「真理」。斯大林以馬克思「下層基礎」(「生產」和「生產關係」)決定「上層建築」(社會結構和思想、意識之類)的學說為根據提出了一個歷史發展的公式,即盡人皆知的「五階段論」:一切民族或地區的歷史都必然經歷五個階段─原始共產、奴隸、封建、資本主義、社會主義(歸宿於共產主義)。他稱此為科學規律,因為這是「下層基礎」所決定的,不以任何個人的意志為轉移。中共官方學術界從一開始便完全接受了「五階段論」,郭沫若、范文瀾、侯外廬、翦伯贊等人的論述和稍後關於中國史分期的爭論都是明證;他們之間的分歧僅僅在於分期的時間先後而已。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