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村的大機遇來了! (馬 玲)

中國農村的大機遇來了!

中國農村的大機遇來了!無疑,中國農村是中國發展的最大短板。外觀上看,中國的一些大中城市,已經越來越像歐洲和美國,但是中國的農村普遍看來還比較像非洲,這使得中國的農村和城市形成強大的反差。許多外國人到了中國的城市一看,認為是明顯的發達國家,但是到了中國的農村一看,又認為確實是發展中國家。

二○一八年的「中央一號文件」,雖然一以貫之是聚焦農村,但是和過去「一號文件」談農村問題不同的是,這次要在農村的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和黨的建設方面作出全面部署。中共中央把這個統籌性的全面部署稱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看來是真要下大決心了。如此說來,若真能把上述這些發展和建設落實到位,中國農村應該有戲唱、有戲看了。

眾所周知,中國農村存在很多矛盾。除了以前經常說的農業、農村、農民這些老生常談的「三農」問題以外。農村聚集的許多污垢和桎梏也到了必須進行全面整治的時候了。腐敗的縣委書記、蠻橫的鄉鎮書記、稱霸的村支書,在中國底層社會捲起了一波又一波恃強凌弱的浪潮,迫得一些農民要麼到省政府下跪求助,要麼遠赴北京上訪。甚至還有在地方政府和公安局不作為的情況下,以死控訴。前幾天,河北省廊坊市私立城南醫院院長張毅以跳樓自殺的決絕方式控訴有涉黑背景、曾經擔任村支書的合夥人楊某。這個楊某在當村支書時就巧取豪奪,強迫村民流轉土地,謀取私利,他成立的房地產公司,負責該村的拆遷項目,賺取了巨額利潤。就是這種貪財又涉黑的人,當上了廊坊安次區的人大代表。

另外以剛剛揭發的黑龍江省扶貧辦原黨組書記主任張希良收受禮金的案例看來,縣扶貧辦主任把國家用於扶持貧困戶的錢作為禮金上送省扶貧辦領導,以換取自己的利益。這樣的事例在農村並不罕見,弄得農民怨聲載道。

這麼多年來,農村存在的這些嚴重問題,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卻遲遲沒有加以解決。反腐打黑怎樣走向縣以下的農村地區,一直是社會上強烈關注的問題。

嚴懲侵害農民利益的腐敗問題

這次的「中央一號文件」確定,推行村級「小微權力」清單制度,加大基層「小微權力」腐敗懲處力度。嚴厲整治惠農補貼、集體資產管理、土地徵收等領域侵害農民利益的腐敗問題。﹙編者按:農村「小微權力」是指村級組織及村幹部依法依規享有的村級重大決策、重大活動、重大項目以及資金、資產、資源管理等村務管理服務權力。﹚

與此同時,也具體規定了城裏人到鄉下買宅基地的限制。「一號文件」嚴禁城裏人到鄉下建別墅大院和私人會館。適當放活農村的宅基地使用權,目的是要使農民的閒置住房,成為發展鄉村旅遊和養老等產業的載體。

進城落戶的農民,他們的土地承包權、宅基地使用權、集體收益分配權也都做了具體的規定,試圖解決以前存在的一些糾纏不清的問題和矛盾。

有了具體的可操作的細節規定,農民就可以對一些違法的、強迫的、有償的、濫權的事情說不。某種程度上也是為農民撐起了腰桿。

另外,「中央一號文件」也把弄虛作假、搞數字脫貧作為重點打擊的對象。不允許除黨中央、國務院之外,由一些部門和地方政府奔赴農村組織檢查評比。

還有一點也很關鍵,就是針對農村存在的嚴重的宗教活動加以限制。農村的地下教會很厲害,天主教、基督教在一些農村非常盛行,所以把它作為防範境外滲透活動加以阻隔。另外對宗教干預農村的一些公共事務以及在農村亂建廟宇、亂塑宗教雕像都會加以管制。

中國的改革開放是從農村最先開始的,今年將迎來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但是中國改革開放的源頭—農村卻遠遠落後於中國整個改革開放的步伐,被甩在後頭,掉隊掉得很厲害。現在頂頭設計已經明確提出來了:要讓農業成為有奔頭的產業,讓農民成為有吸引力的職業,讓農村成為安居樂業的美麗家園。

中央首次提出了要讓農村經濟多元化發展。要在農村培育家庭工廠、手工作坊、鄉村車間,因地制宜,以最適合農村的方式,讓農村和農民富起來。

一方面確定了產業扶持方向,同時鼓勵工商資本走下鄉村,激勵企業家、專家學者、醫生、教師、規劃師和建築師、律師以及其他專業人才下鄉擔任志願者促進投資興業。要扶持發展森林草原旅遊,河湖濕地觀光,冰雪海上運動,野生動物馴養觀賞等產業。

中國的事就是這樣,一旦中央從宏觀上決定了要大幹一番,把重點集中到某個領域,那麼這個領域就會有希望看到曙光的降臨。

在陝西梁家河插隊多年的習近平對農村有著比之常人更多的了解,他知道農民的渴望、農村的現實、農業的方向。除了作為領導者的責任,從他個人角度講,也是一種情懷。在中國將迎來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之際,給農村和農民送去建設開發大禮包,可以說正當其時。

為此,可以相信中國農村的大機遇來了!但是當機遇來臨的時候,怎樣能讓中央的大政策走出中南海而不變樣,真正能讓農民受益,仍然是個嚴峻的問題。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