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已克服「靖國神社病」? (邱震海)

關於靖國神社的私下協議

  中國駐日大使王毅周前接受北京《環球》雜誌專訪時稱,中日兩國已克服了靖國神社帶來的障礙。王毅的原話這樣說:「雙方通過認真和反覆磋商,終於就克服這一影響兩國關係的政治障礙,推動中日友好合作關係健康發展達成一致。從而為恢復兩國領導人會晤,啟動改善關係進程創造了必要環境和條件。」

  王毅的表述證實了分析家們的猜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華前,中日在靖國神社問題上曾有私下的溝通和協議。這一協議的內容是什麼,至今仍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靖國神社這個曾經阻礙過去五年中日關係的「坎」,已經被中日雙方巧妙地邁了過去。

  問題是:「坎」邁過之後,中日兩國如何互動?表面上,兩國最近的互動頗為順暢:繼胡錦濤與安倍的兩次見面後,明年三、四月,總理溫家寶也可能訪日,之後,中國國防部長曹剛川亦將訪日。中國海軍少將楊毅周前在《人民日報》屬下的《環球時報》發表文章,提出中日應正視對方的政治訴求和合法權益,日本接受中國和平崛起,而中國則承認日本欲成為正常國家的訴求,雙方互不挑戰對方的核心國家利益。

  但從深層上看,中日關係現階段的本質尚待明確:宏觀上,中日兩國正進入一個極其漫長而艱難的國家定位和民族心理調適期;微觀上,隨著小泉純一郎時代情緒化的一頁被翻過,中日結構性矛盾中的一系列磨合乃至衝突,很可能從安倍時代開始。

  因此,對中日兩國的精英來說,現在需要考慮的一個重要問題是:如何使兩國關係的調適期有一個穩健的開始?

進入調適期的各自評估

  中日關係雖然進入調適期,兩國國內還分別存在著相當的極端情緒,其中有因誤解而產生的對立情緒,也有基於極端信念而產生、難以逆轉的對立情緒;數量上,前者無疑佔大多數。因此,針對兩國大部分民眾的工作,成為擺在兩國政府面前的一個重要任務。

  雙方無論是政府、政客還是民眾,現階段都存在一個如何客觀看待、評估對方的問題。對中國來說,其中的問題包括:一、如何看待現階段中日關係的本質?二、如何看待歷史問題在中日關係中的地位?三、如何看日本錯誤歷史觀和戰後日本社會?四、如何評估戰後日本社會的民主機制?五、如何評估美日同盟的綜合效應?六、如何評估中日互動的短期、中期和長期前景?

  對日本來說,在客觀看待中國時需要評估的問題有:一、如何看中國崛起和「兩強並列」?二、如何從中日歷史情結,反思日本民族精神世界?三、如何客觀平衡美國和中國?四、如何客觀評估中國經濟、政治和民族主義走向?五、如何評估中日互動的短期、中期和長期前景?六、如何評估中日領銜亞洲共同市場的可能和可操作性?

  中日雙方精英若能從上述角度思考、評估,將不但有助解決一些具體問題(如能源、領土等),同時也有助雙方調整心態以建立具建設性的關係。

  中日韓領銜亞洲共同市場?

  另外,中日還須建立具體的機制去規範、維持未來二十年的中日關係,包括筆者曾經倡導的政府之間危機管理機制和軍方交流機制,加上經濟上更大的整合措施,如亞洲共同市場等。

  當然,從中日經濟的差異性和政治的複雜性來看,現在談中日領銜亞洲共同市場似乎為時過早;但若從一些小的項目起步,目標盯住未來的亞洲共同市場並逐步建設之,將成為中日關係漫長調適期的潤滑劑和保護傘。在這方面,不妨考慮由中日韓三國共同合作,研究領銜亞洲共同市場的可能性。

文章回應

回應


安倍晉三去年訪華,其夫人安倍昭惠抽空探訪北京月壇中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