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之間的蝴蝶效應──從國慶與抵制NBA事件說起(馬 玲)

中美之間在中國七十年國慶之後發生了不少事,彼此越來越呈現一種對抗感。雖然劉鶴已帶隊赴美去進行貿易談判,但從種種堆積起來的事情看,中美前景很不樂觀。
國慶後第一個「爆雷」的是NBA休斯頓火箭俱樂部總經理莫雷在推特上發文撐香港,引起內地網絡鍵盤一片沸騰。中國要求莫雷道歉,但是NBA總裁阿當施華的發言並沒有道歉之意,還表示:「NBA是個言論自由的平台。」
中國駐休斯頓大使館、《人民日報》、中國籃協、央視以及騰訊諸多贊助商都表明態度:不再合作,幾乎所有大型網銷公司都下架了NBA產品。許多明星也站出來抵制NBA,央視最終取消了轉播NBA的節目。
一邊是中國施壓,一邊是NBA總裁站出來放話:「比起擴展商業版圖,平等、尊重和言論更重要。」
一個少年發微博稱,因為和他爸對NBA休斯頓火箭隊的態度不同而斷絕父子關係了!他強調﹕「國家利益大於親情、大於一切。」
由此,老百姓經典地總結道:「中美民間關係,始於乒乓,終於籃球。從小球開始,到大球結束。」這都是什麼球事啊!
所謂的蝴蝶效應,從香港到美國再到中國內地,這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一個香港惡男在台灣把自己的女朋友殺死後逃回香港,香港推出了引渡逃犯的《逃犯條例》,然後香港掀起了至今還未平息的騷亂,以至於最後發展到中國內地的人們已看不到NBA籃球賽。因為一個經營者就拒絕NBA進入中國顯然不明智,所以政府又默默放行了NBA,而從上海和廣州觀眾對NBA的觀看熱情來看,中美之間的文化交流還是有必要延續下去的。

國慶閱兵「以重器止大戰」
新中國建政七十周年大慶搞得轟轟烈烈,不可謂不威震八方。浩浩蕩蕩的各種軍事裝備在天安門廣場魚貫而過,雖然中國政府沒有邀請一位外國首腦登上天安門城樓,但其釋放出來的能量卻輻射到地球的諸多角落。
當可攜帶至少十個核彈頭並且每個核彈頭瞄準不同目標的東風—41洲際彈道導彈出現時,十月一日在現場報道的西方記者手中的大炮(長焦鏡頭),哢哢哢哢響個不停,似乎要捕捉所有的微部細節。
因為,這個彈長十六點五米、體重六十三點五噸的「大傢伙」,理論上可在三十分鐘內發射到美國。中國不辭辛勞展示這個「戰略核力量的中流砥柱」,顯而易見,不僅是讓中國人過過眼癮,而更大的意義在於「以重器止大戰」。
我以記者身份坐在天安門城樓下的東觀禮台,看着這些「大國重器」轟隆隆被特製的超長汽車載過,心想:在中美關係日益複雜的今天,「對峙」、「新冷戰」、「難免一戰」不時從天空飄過之際,這個具有「戰略核力量」的反威懾,恰在好時機搬了出來,顯然有着「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意味,因為一旦打起核戰爭,整個地球人類都會遭難。
一九四九年共產黨奪得政權後開始的新中國,經過七十年曲折歷程走到今天這樣的發展程度,確實是個奇跡,這一點已得到世界公認。
回顧新中國走過的七十年歷史的遊行,數萬學生和各個行業的人員川流不息走過天安門廣場,他們高舉簇擁着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五位各階段領導人的頭像歡慶。中國這七十年路程被劃分為兩個大段,以鄧小平開創的改革開放為界限,分為前三十年和後四十年。
不過,也有人認為,鄧小平能夠在一九七八年實行改革開放,離不開華國鋒一九七六年粉碎了「四人幫」。假如當年沒有華國鋒下決心聯絡葉劍英等人「背水一戰」,如果江青等人繼續留在台上而沒有被拿下,中國會走向哪裏?還是否有機會出現鄧小平的改革?所以,華國鋒的關鍵作用不該被虛無化。

國家級展覽談「文革」「六四」
雖然歡騰的群眾遊行展示出來的只有歌頌而沒有反思,但國慶閱兵的前一天,即九月三十日那天,採訪國慶活動新聞中心組織中外記者去北京展覽館參觀「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大型成就展」時,我發現規模宏大的展覽中,有四個敏感問題沒有迴避,儘管只是四張圖片在不起眼的地方一帶而過,然意義非凡。
第一張標題是「召開七千人大會」,下面的說明為:一九六二年一月十一日至二月七日,中共中央召開擴大的工作會議,又稱七千人大會。會議初步總結了「大躍進」中的經驗教訓,開展了批評和自我批評,強調加強民主集中制,切實貫徹調整國民經濟的方針,以迅速扭轉國民經濟困難的局面。
第二張標題是「二月抗爭」,下面的說明為:一九六七年二月,在中南海懷仁堂由周恩來主持召開的中央碰頭會和此前一月召開的中央軍委碰頭會上,譚震林、陳毅、葉劍英、李富春、李先念、徐向前、聶榮臻等老一輩革命家對「文化大革命」的錯誤做法提出強烈批評。
第三張標題是「林彪反革命集團覆滅」,下面的說明為:一九七一年九月,林彪反革命集團武裝政變陰謀敗露後,林彪、葉群等人乘飛機叛國外逃,在蒙古溫都爾汗機毀人亡。林彪反革命集團的覆滅,客觀上宣告了「文化大革命」的理論和實踐的失敗。
第四張標題是「平息政治風波」,下面的說明為: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黨和政府依靠人民,平息在北京發生的反革命暴亂,捍衛了社會主義國家政權,維護了人民的根本利益。六月九日,鄧小平在接見首都戒嚴部隊軍以上領導幹部時強調,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制定的基本路線、方針、政策和發展戰略是正確的,要堅定不移地走下去。
這種國家級別的重大展覽,審核是極其重要的一環,能夠如此這般展示以上四個問題,說明最上方認同在七十年回顧展上選擇正視這些問題。
事實上,現在中國社會觀念比較分裂,十四億人群的思想和看法完全一致也是不可能的。有些人出於對改革開放後產生的一系列問題的反感而試圖肯定毛澤東時代的一切,包括肯定「文化大革命」的積極作用,這種現象引得社會上甚至有一種擔心,會不會再來一次「文化大革命」。
令人沒有想到的是,新華社在國慶來臨前的九月二十七日,毫無徵兆地突然發表了一篇論述「文化大革命」的文章,指出「實踐證明,文化大革命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義上的革命或社會進步」。
要知道,這兩年書籍出版時,裏面內容不可出現「文化大革命」字眼兒;電影電視出現「文革」時期的情節時也不能明提,只是模糊帶過;曾經一度傳出孩子們的教科書裏「文化大革命」也消失了,後來人民教育出版社不得不出面說是誤讀。
除了這篇文章,還包括在此之前共產黨機關刊物《求是》九月十五日重新刊登習近平二○一四年在慶祝全國人大成立六十周年大會上的講話,其中一句「評價一個國家政治制度是不是民主的、有效的,主要看國家領導層能否依法有序更替……」在境內外引起關注。
在當前風起雲湧的國際和國內形勢下,根據社會情況來進行「動態平衡」,無疑也是治國理政的一項重要內容。

中美交鋒勢必延續下去
在國慶遊行和當晚的天安門大聯歡上,不斷播放的熱歌裏,有句歌詞特別高亢響亮:「萬水千山,最美中國道路」,意氣風發地表現對「中國道路」的自信。
中國經濟飛速發展四十年,在國際上引帶出了一個「中國模式」。那麼「中國模式」能夠在世界上複製嗎?很難!如果想複製中國模式,必須要具備中國體制:一黨專政,強力領導,統一思想,上達下行,國企撐腰……缺一不可。世界上能具備這種條件的國家則少之又少。
就是在這個天安門前,一百年來發生過許多事情:五四運動、一九七六年的事件,還有一九八九年的風波,歷史如煙一般瀰漫。今天的中國正鬥志昂揚,意欲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其發展勢頭對世界頭號霸主美國構成了威脅,所以讓特朗普很不爽。
看到一輛輛彩車和歡快人群構成的「鶯歌燕舞」場面,我自問:如果一九八九年那場風波沒有扭轉,其後隨着蘇聯和東歐一起變化,中國現在會是什麼局面?
肯定的答案是,經濟不會有這樣的發展,社會也不會有這樣的平穩。就中國人誰也不服誰的個性來看,如果那時節中國變了,有可能陷入動盪和混亂,民國早年那些「城頭變幻大王旗」的現象或許重演,但其他一些方面可能比現在寬鬆。
美國上下左右已就強硬對付中國達成共識,中國已成為美國頭號戰略競爭對手,美國很擔心中國這種制度的國家影響力在世界擴展。最近美國針對新疆,揚言制裁中國公安系統,與此同時,美國將限制中國官員及家屬的簽證。中國外交部要求美國立即糾正錯誤,撤銷有關規定。
中美還在不斷談判,談來談去不會有實質性結果。美國要抑止中國發展,讓中國進行結構性調整,這「結構性」涉及到意識形態,也是要綁住中國的手腳,顯然是根本談不攏的事情。
中美的交鋒和較量,勢必延續下去,而且會越演越烈。今後可能還會有不少的蝴蝶效應。這種趨勢,讓人扼腕的同時,也有必要清楚,它是一種難以避免的現實。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