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日益較勁,未來大勢如何?(馬 玲)

中美關係自特朗普上台以後,出現了一波又一波的起伏跌宕,波濤還在不斷拍打太平洋兩岸。這使過去幾十年來「好不到哪兒去,也壞不到哪兒去」的中美關係面臨重大考驗,就像基辛格所說的那樣,中美關係已回不到過去。
美國針對中國,最近動作頻頻,不僅有中美貿易戰之爭,還有對華為和5G的打壓、對「一帶一路」的刁難、對台灣和香港事務的介入等等……這裏面,既有中國經濟發展速度直追美國讓其自信心受到震盪後出現的焦灼,也有不同意識形態和道路差別導致的強烈憂慮。從美國近年連串動作的後面,可以越來越清晰地看出它隱匿着的「強迫症」。
為此,面對最近風起雲湧的中美關係,在沸沸揚揚之中,可透過現象看出許多深層次的本質問題。要探討深層次問題,需先讓我們回到特朗普當選並上台出任總統的前後。

特朗普明確把中國視為主要對手
特朗普能夠當選美國總統,與他的下列兩句口號有密切關係:「讓美國再次強大」和「美國優先」。這個響徹美國上空的口號,使奧巴馬稱為「最不夠格」的總統候選人特朗普最終贏得了大選。特朗普為什麼要這麼喊?對政客而言,缺什麼就喊什麼,最容易達到目的。
美國的對華戰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近七十年裏經歷了以下幾個階段:冷戰時期的「遏制戰略」、建交後的「接觸戰略」、全球化時期的「納入戰略」,當下美國對華戰略正經歷重大調整。美國對華戰略的調整,不僅是因為特朗普上台後喊出的「讓美國再次強大」的影響,主要是美國政界和學界精英根據中美力量消長和世界格局走向研判後提出的新要求。
二○一七年一月二十日特朗普正式上任總統。美國政府從二○一七年底開始,相繼發布了一系列重磅報告。諸如:二○一七年十二月十八日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二○一八年一月十九日的《美國國防戰略報告》和一月三十日的《總統國情咨文》、二月初的《核態勢評估》、二月底的《全球威脅評估》等戰略報告。從這些密集發布的報告中可以看出一條明顯的指向,美國政界精英經過一系列討論後達成的新觀點是:與恐怖主義相比,和中俄大國的競爭才是美國的主要威脅。對此,特朗普更加明確地表示,中國是挑戰美國利益、經濟和價值觀的主要「對手」。甚至一些以往主張對華接觸的「知華派」學者也加入到對華施壓的行列。二○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三十二位研究「中國問題專家」聯名發表題為《中國影響力與美國利益:提高建設性警惕》的報告,以二百一十三頁的篇幅分析「中國大舉滲透美國,獲取政治經濟利益」的問題。該報告宣稱,中國通過巨額資金支持「積極滲透美國的政治圈、教育機構與美籍華人社團」,使美國民主制度的開放「成了一個漏洞」,讓中國得以「挑戰甚至損害美國的自由、規範和法律」。因此報告建議,對中國影響力的增強要「提高建設性警惕」。一些美國戰略家認為,中國現在的國家綜合實力已到了美國的百分之六十,達至成為美國全球挑戰者的臨界點。美國的驕傲和意志是不允許別國挑戰的。過去,它對蘇聯、日本、歐盟都採取過不擇手段的鉗制方式。現在對中國,它當然會更加變本加厲。
特朗普來華看到生機勃勃的中國硬件設施,回國再看美國的基礎設施陳舊、製造業凋敝、附屬服務業流失之類的現狀後,他強烈擔憂美國失去世界霸主的地位。他決定拖住中國的腳步,強勢阻止中國的崛起,為了打擊中國,他把突破方向放在貿易戰上。普遍認為,特朗普跟中國打貿易戰的挑起者是曾任特朗普白宮首席戰略師的班農,因為班農對中國工業二○二五的計劃非常擔憂。這個班農被《紐約時報》的一篇社論標題寫為「班農總統?」因為特朗普上任後,最初那些攪動世界的政策背後都有濃厚的班農印跡。如今在全美乃至全球引發軒然大波的移民禁令也被認為是班農擬定的。班農擔任特朗普競選團隊高級顧問前曾說過一段話:「未來五到十年,在南海,我們會與中國進行戰爭,這是毫無疑問的……」他還說過,中國和伊斯蘭是美國兩個最大威脅。雖然班農已被白宮解職,但其理念依然在特朗普身上燃燒。班農離任後在日本、香港等地演講,把對中國的擔憂和威脅描述得淋漓盡致。他覺得美國要遏制中國,只剩下五年的可操作時間。

中美貿易談判坎坷不順
特朗普上任後,形成了一個「美利堅分裂國」,令美國經歷着前所未有的分裂與對立。以跨國公司和華爾街為代表的全球化美國,希望延續擴大全球自由經濟體系,渴望賺取更多的利潤;以「鐵鏽州」為代表的本土美國,希望發展國內經濟、回歸實業實現更多就業。根據特朗普上任時的統計,近七成的美國人儲蓄不到一千美元,全美有兩成的家庭沒有一個人就業。特朗普要恢復的「美國製造業」,意在扭轉美國的脫實向虛,但已延續了半個世紀的美國金融經濟,哪能那麼容易就脫虛向實,所以這也成了美國的一種焦慮。
一年來,在中美你來我往的談判中,進展可謂波瀾不斷,時而似見到曙光,時而又墮入黑暗。特朗普五月五日的一個翻臉推文,隨即讓整個世界的股市大幅震盪。對特朗普推文宣布的加稅,中國商務部發言人稱:「如果美方關稅措施付諸實施,中方將不得不採取必要反制措施。」隨後,中國還是決定赴美談判。劉鶴帶着一班人馬推遲了一天啟程抵美,但最後仍不歡而散,中國談判後表示,重大原則決不讓步。對於談判的坎坷不順,「打」字在中國冒頭。有官方評論寫道:「對貿易戰不願打、不怕打、必要時不得不打,中國的這一態度什麼時候都不會變。」網絡上也有許多人拿抗美援朝類比,說抗美援朝近三年,有整整兩年時間是邊打邊談。
在美國的「極限施壓」和特朗普一篇又一篇推文的刺激下,中國民間一片沸騰,這種官民兩熱的一致對外景象近年少見。《人民日報》五月十三日頭版長文評說:「任何挑戰都擋不住中國前進的步伐。」此文定調:「這次貿易摩擦不只是大國之間的『高手過招』,也是成長過程中的一次砥礪。」事態的發展讓人們越來越明白,中美貿易戰談判,表面談的是經濟問題,實際上後面是政治問題。所謂貿易戰,實為兩種意識形態、兩種社會制度的糾葛戰。

以人才戰鉗制中國
這輪中美之間的「大國博弈」,不僅是貿易戰、科技戰、體制戰,還有人才戰。
在美國今年EA輪次錄取的七百零七位新生中,麻省理工學院的榜單上沒有一位是直接來自中國內地的高中生。史丹福大學在二○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公布的(校友)面試地區名單也沒有中國內地學生。美國大學對中國留學生從歡迎到拒絕,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美國全方位對中國的制衡。對此現象,儘管有網友猜測,這可能與中國學生考試和論文作弊抄襲層出不窮、一些富二代學生開豪車和生活奢靡有關,但不可否認的事實是這與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的限制和防範密切相關。有數據顯示,美國現有三十六萬名中國學生,一年可為美國帶來相當可觀的美元效益。然而在國家利益和經濟利益的選擇中,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卻放棄了經濟利益而選擇了國家技術安全。特朗普曾經多次在公開場合質疑中國留學生充當間諜,透過竊取美國技術來構建中國製造業,還大肆宣稱計劃對中國學生施行新的背景調查和限制。
有媒體報道,最近一段時間已經有三十位中國學者的訪美簽證被美國註銷,更有媒體報道,實際數字要比這大得多,已經有二百八十多位從事中美文化交流的中國學者被美國拒簽。美國因擔心華裔科學家在美國學成以後為中國效力,開始封堵門戶,讓美國原有的開放形象大受影響。在對待來自外國的人才問題上,中美兩個國家也出現了反差,一個開門一個關門,這種態度的轉變,其實也是一種趨勢的展現。

「一帶一路」讓美國焦慮
四月二十五日北京舉行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當天,美國國務院網絡平台推出短片,題為「切勿陷入中國一帶一路債務陷阱」。中國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結束之後宣布達成二百八十三項成果,簽署了六百四十多億美元的合作協議。然而,比這些數字更值得注意的是,習近平針對性地強調了開放、綠色、廉潔,表示一切合作都要在陽光下運作,要打擊腐敗,邀請外國和私營部門更多地參與。外媒分析認為,中國對「一帶一路」政策作出的調整、中國承諾在財政上更加負責等,旨在回應美國散布的債務陷阱問題。
前不久,榮鼎諮詢(Rhodium Group)在考察了過去十年中國作為債權人與二十四個國家進行的三十八次貸款重新談判後得出結論,中國的籌碼可期。針對美國官員警告的中國正在戰略性利用海外融資來獲得發展中國家的資產問題,該研究發現,直接資產扣押的個案只有二○一七年中資接管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一例。該研究還顯示,發展中國家在過去十年裏重新談判了約五百億美元的中國貸款,最常見的重新談判結果是延長還款期、再融資和債務減免。這家公司的調查研究結論,某種程度上給「一帶一路」進行了正名,即中國貸款帶來「債務陷阱」的指控並非如美國散布的那樣。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五月八日訪問英國時稱,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倡議損害各國主權,美方敦促英方對「一帶一路」保持警惕並發聲反對。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回答記者提問時說:「一百五十個國家、九十二個國際組織共六千多名代表出席了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這其中也包括美方的五十多名代表。這是國際社會用行動對共建『一帶一路』倡議投出的信任票和支持票,也是對美方言行的最好回應。」耿爽還不忘揶揄美國一把:「美方對『一帶一路』倡議進行攻擊抹黑的老調重彈,他們說得不累,我們聽得都累了。」當然,「一帶一路」問題也不少,那麼長的路線穿插,那麼多的國家參與,面臨的挑戰和不確定性難以計算,所以操作起來不可能一帆風順。美、日、德、英、法領導人沒有參加此次峰會,「金磚五國」中的印度、南非和巴西的領導人也未到場。這裏面除了有美國的影響以外,還有其他國家的一些打算。

美國多處下手遏制中國
看見中國用「一帶一路」另闢蹊徑展開的破堵,美國的圍堵更以另一種方式出現。五月二至三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召開的5G安全準則討論會,來自歐盟、北約、美國、德國、日本和澳洲等西方三十二個國家和組織的代表,確定建立維護5G網絡安全協調一致的政策措施。中國和俄羅斯沒有被邀參加。美國始終用這種方法達到一石兩鳥的效果,既打擊了中國的抱團,又打擊了中國的華為。
美國為了遏制中國,四處尋找機會下手,對台灣和香港亦在染指。前不久,美國眾議院全票通過了加強台灣關係決議案。法案內容包括重新確認《台灣關係法》及「六項保證」為美台關係重要基石,並重申《台灣旅行法》、《亞洲再保證倡議法》等法案中各項美台互動及軍事合作關係、軍售條文,並要求美國行政部門積極支持擴大台灣的國際參與。麥考爾眾議員還說,《台灣關係法》並沒有說美國與台灣的關係是非官方的。
一九九五年,李登輝要到美國康乃爾大學訪問時,當時的參議院全票通過,眾議院僅一票反對,克林頓政府讓李登輝如願以償去訪問,但一九九六年大陸發射飛彈後,局勢又回到正軌。所以也有一種觀點認為,只要中國這方強硬,美國就不得不做出一些讓步。
對香港現在鬧得沸沸揚揚的修訂《逃犯條例》,美國也介入。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報告聲稱,關注在港八萬五千名美國公民和一千五百家美國公司以及靠岸美艦官兵的安全風險,擔心他們會被移交到中國內地,並把香港置於內地不完善的司法制度下,違背《美國─香港政策法》,威脅外國人及企業在香港的安全與經濟利益。
總之,美國知道現在對中國採取行動已經晚了,但是它依然不遺餘力用蠻力去衝撞,這也符合美國的性格。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