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特朗普為了什麼?(曾淵滄)

中美貿易戰不是今天才有,過去許多年,美國先後向個別中國產品徵收「懲罰性」的關稅,理由是中國產品以低價傾銷,不單是美國,歐盟也經常如此做。一般遇上這類事件,中國政府都低調處理,只會發出抗議的聲明,並通過世貿機構調停。這一回的貿易戰,情況就不一樣,是特朗普列出一張清單,針對多種中國產品徵收百分之二十五入口關稅,這些產品的貿易總額約三百四十億美元,也是中國生產的高科技產品,是含金量高的產品,不存在傾銷的指控。
在中美貿易戰前,特朗普也下令向全世界入口美國的鋼、鋁材分別徵收百分之二十五及百分之十的關稅,然後才向一系列的中國產品徵稅,而且徵稅的產品全是中國的科技產品,顯然地,貿易戰中帶有科技戰。

一緊一鬆戰略玩弄中國科技企業
在貿易戰正式爆發之前,中美雙方有過接觸商談,但是沒有結果。美國不滿意中國的回應,中國的回應只是增加購買美國的農產品與能源,這是遠遠低於特朗普的要求,因此,七月六日開始,美國就正式向總值三百四十億美元的中國科技產品徵收百分之二十五的關稅。可是,過了一天,美國商務部又宣布,受影響的美國企業可以向美國商務部申請豁免徵稅,批准或不批准則個別考慮,算是留有餘地。七月六日,中國政府也正式向總值三百四十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及其他產品徵收百分之二十五關稅。七月十一日,美國商務部又突然宣布與中國中興通訊簽署協議,解除中興通訊之前的禁制令,該禁制令於四月十六日發出禁止美國企業於七年之內與中興通訊做生意,中興通訊的生產也因此而停頓,宣布「休克」。原因是中興通訊的重要零部件,特別是芯片只能依賴美國提供,美國商務部是以中興通訊違反美國禁止向伊朗出售產品的禁制令而向中興通訊下禁制令。最後,中興通訊全面投降,接受美國商務部提出的所有條件,然後獲得解禁,這包括繳交罰款十億美元、提交四億美元給一家美資銀行當作信托保證金、撤換全部董事局成員,允許美國派人入駐中興通訊的合規部門檢查中興通訊在未來是否合規經營。
美國商務部向中興通訊發出禁制令,看起來像執法行動,不過,人人都知道這是特朗普中美貿易戰的另一個延伸。實際上,市場傳出美國商務部也正在調查中國最大的通訊企業華為,他們認為華為涉嫌偷盜美國的通訊科技技術,說不定,中興通訊解禁之後,又輪到華為遭打擊。特朗普這種突緊突鬆,一下子緊一下子鬆的戰術,把中國的科技企業玩弄於手掌中,全面被動。不過,中興事件發生之後,中國最高領導層清楚地知道,沒有自主的原件研發是不行的,靠美國供應高科技產品必被美國玩死,這是比徵收入口關稅更嚴重的打擊。
是的,美國商務部在宣布與中興通訊達成解除禁制令的協議前一天,也突然宣布向總值二千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徵收入口關稅百分之十,另外表示有一百六十億美元的徵稅清單將於七月底之前宣布徵稅百分之二十五,這符合較早時特朗普先說要向總值五百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徵稅,其後中國說必然反擊,也會同時向總值五百億美元美國產品徵收百分之二十五關稅,於是特朗普馬上說要加碼多二千億美元,總值二千五百億美元。

徵稅率需顧及老百姓的消費
七月六日,美中兩國互相正式向對方每年入口貨總值三百四十憶美元的產品徵收百分之二十五關稅,而二千億美元的徵稅清單仍未正式徵收,美國商務部表示有二個月的諮詢期,這二個月內,清單內容可能改變,而徵稅的稅率也由百分之二十五降至百分之十。短短數天,特朗普的戰術一變再變。不過,值得留意的事是:特朗普定下的徵稅率並不一致,中美貿易戰第一批三百四十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徵稅百分之二十五,第二批二千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徵稅只有百分之十。
百分之十的徵稅影響不大,近一段日子,人民幣大幅貶值,人民幣貶值使到中國產品相對之下便宜了,削弱了百分之十入口關稅的打擊力。再加上中國出口商、美國入口商、零售商極可能硬啃下因加收百分之十入口關稅所增加的成本,這使到二千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在美國零售市場依然有競爭力。美國商務部在挑選三百四十億美元中國產品與二千億美元中國產品清單時,是很認真的挑選清單的內容,徵稅導致入口成本上升,最終加重了消費者的負擔,得付更高的價格買入。如果特朗普的徵稅導致物價上漲,通脹率上升,對特朗普是不利的。
因此,特朗普徵稅的稅率需根據該產品最終的消費者、使用者而定,徵收百分之二十五關稅的產品都是工業產品,故美中貿易戰中首批三百四十億美元的關稅徵收率是百分之二十五,這批中國產品以高科技產品為主,多是美國廠商生產過程所需的原料、零部件。而七月十日宣布的二千億美元中國產品的使用者應該是美國一般的人,是美國人的日常用品,徵稅率太高影響美國消費者負擔。同樣的道理,較早前美國商業部也曾經以國家安全為理由向全世界入口美國的鋼鐵徵收百分之二十五稅而鋁材則只收百分之十關稅,鋼鐵的採購者一定是企業、工廠,特別是汽車工廠,鋼材不會直接賣給消費者,對通脹的影響是間接的,向中國三百四十億美元徵收百分之二十五關稅的清單是科技產品,也是屬於工業生產的零部件而非直接賣給消費者。工廠在部分生產成品上升百分之二十五的情況之下,最終生產成本的上升比例應該不會太高。因此,最終消費產品的售價肯定不會提高百分之二十五,很可能也只有百分之十。而二千億美元的中國產品清單中,就有不少是一般大眾消費品,是美國一般老百姓要用到的產品,因此徵稅率不能太高,以免引起通脹。較早前特朗普向全世界鋁材徵收的入口關稅也是比鋼鐵低,僅百分之十道理是一樣的,不少美國人家中的窗戶是鋁窗,鋁材徵費對鋁窗價格的影響就很直接,所以不能徵高稅,可見,特朗普在打貿易戰的時候是有所顧忌而不能為所欲為。特朗普在美國商業部宣布與中興通訊達成解禁協議時,也公開的說,禁制令使到部分美國企業失去中興通訊很大的訂單,少做了生意,是所謂「殺敵一萬,自損八千」的意義,任何貿易戰都是有代價的,特朗普當然也明白這個道理,才會有又緊又鬆,又鬆又緊的貿易戰。從緊變鬆,鬆中向對手摸底,同時達到自己的目的。

皆為顯示美國之強大
特朗普的目的是什麼?應該是為了今年十一月美國國會中期選舉和二○二○年美國總統選舉。不論是十一月中期選舉或二○二○年總統選舉,特朗普所作所為都在履行他於二○一六年總統選舉時的承諾,他明白,當時他之所以得到這批選民的支持票,就是因為他曾經承諾要讓「美國重新偉大」,目前他的所作所為,也的確成功地向美國人顯示美國的強大。商務部一聲令下,中國中興通訊馬上休克,無法運作,不少美國人是會因此而感到驕傲,特朗普的目的也達到了,既然目的已達,放生中興通訊也無妨。特朗普向三百四十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徵收關稅,中國政府反擊,也向三百四十億美元的美國產品徵收關稅,但是,當特朗普加碼至二千億美元時,中國政府已經無法再跟,至少,表面上特朗普又贏了。他會告訴美國選民,他打到中國政府無還手之力。當然,中國除了關稅之外,還有其他方法可以用來反擊,只是不想太早公布反擊的手法,只是拋出一句將會有「量與質」的反擊。
從樂觀、正面的角度來看,中國在這場貿易戰最大的收穫是明白了中國的弱點,明白中國在高端科技的零部件、硬件、軟件都得依賴美國。從現在開始,中國政府也傾全力搞高科技自主研發,自主供應高科技的零部件,最終結果會是中國科技進步提升。

(作者為財經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