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前後 (曾淵滄)

今年在加拿大舉行的七國集團峰會(G7),首次出現不歡而散的結果,美國總統特朗普更是提早離開,飛到新加坡去會金正恩。在特朗普離場之後,G7發表了支持自由貿易的聯合公報,豈料特朗普竟然在新加坡公開說不承認這份聯合公報,拒絕簽署。德國總理默克爾在社交網頁上載一張相片,相片中特朗普坐在椅子上,面對G7的其他六國領導人圍着他在「吵架」,而特朗普的神情則有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氣慨。難怪會議上的第一天,傳媒已經將這次G7峰會稱為「G6+1」峰會。

從G7到「G6+1」
G7峰會為什麼會變成「G6+1」峰會?理由就是特朗普決定向全世界包括G6盟國徵收鋼鐵與鋁材的入口關稅。
特朗普是在三月一日宣布將向全球入口美國的鋼鐵與鋁材徵收入口關稅,但隨後又宣布暫緩向加拿大、墨西哥、歐盟等國徵稅,條件是這些國家必須與美國重新進行貿易談判。特朗普認為今日美國的貿易赤字是全世界「對不起」美國、「不公平」對待美國,因此必須以關稅來保護美國的利益。最初,貿易談判限期是五月一日,但直到五月十日還是無法得出協議,特朗普決定延期至六月一日,可是六月一日又到了,仍然談不攏,特朗普就決定正式向G7的其他六個成員國的鋼鐵與鋁材徵稅,終於使G7峰會真的變成了「G6+1」峰會。
除了鋼鐵與鋁材之外,三月二十二日特朗普把矛頭指向中國,宣布將向總值約六百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入口關稅;中國很快也宣布將向美國同等金額的商品徵收入口稅,之後中美兩國派代表互訪,進行談判,中國答應增加購買美國的農產品與能源。滿以為事件圓滿落幕,豈料特朗普仍然不滿意,並於六月十五日正式列出一張徵稅清單,準備於七月六日開始正式向清單內過千項、價值五百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百分之二十五的入口關稅。六月十六日凌晨,中國也馬上發表一份清單,準備向原產於美國的六百五十九項、約五百億美元的商品徵收入口關稅,貿易戰快要正式開始了。

特朗普的計算
然後,特朗普再次「放眼世界」,下令美國政府研究向全世界的汽車徵收入口關稅。人人都知道,G7成員國全是汽車製造大國,特朗普一旦向入口汽車徵收關稅,這場貿易戰的影響,將遠遠大於鋼鐵與鋁材。
特朗普當然明白,美國向其他國家的產品徵收入口關稅,其他國家也會向美國產品徵收入口關稅。不過特朗普的計算方法是:目前美國對外貿易有極大的逆差,這表示美國的出口少於進口,因此,到了最極端的時候,美國向所有入口產品徵稅而其他國家也向所有的美國產品徵稅時,因為美國的出口少於入口,因此美國徵收其他國家產品的稅便會多於其他國家徵收美國產品的稅,因此美國將會「勝利」。

(作者為財經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