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前景或多雲轉晴(丁 果)

中美兩國元首互相給面子,在互稱「最好朋友」的氣氛中,於日本大阪二十國峰會期間達成重新開啟貿易談判的共識。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Emmet Lighthizer)、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Terner Mnuchin)已經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通了很多次電話,並派遣美國代表團奔赴北京。雖然談判重開,但中美雙方對貿易談判的前提和認知,以及雙方手中的籌碼,都發生了重大的變化,要達成之前的妥協,已經毫無可能。

特朗普手裏的牌越來越少
雖然特朗普依舊嘴硬,但華盛頓的傲慢已經大幅度收斂。僅以香港《逃犯條例》引發的風波來看,美國副總統彭斯和國務卿蓬佩奧在華府象徵性會見了黎智英,但美國國務院下令駐港總領事在風波中謹言慎行,以免得罪北京,影響貿易談判,跟高調與北京叫板的英國外相,形成鮮明對比。更加可圈可點的是,為了說服習近平回到談判桌,特朗普在大阪突然宣布對華為部分解禁,以此換取北京可以迅速購買已經大幅度滯銷的美國大豆等農產品。
其實,貿易戰開打至今,已屆一周年。數據顯示,中美雙方都是貿易戰的輸家,中國二○一九年的經濟增長,將下跌至百分之六點二。但事實證明,特朗普所說的「打貿易戰很容易贏」並沒有兌現,美國的短期損失或許大過中國。根據《日本經濟新聞》統計,中國對美出口額減少了約一百八十億美元,減幅約為百分之十四,佔據對美總出口額的百分之三左右,其中最為明顯下滑的是集成電路和機械產品零部件;另一方面,美國的對華出口額減少了約二百三十億美元,其中特朗普最擔心的大豆等農產品急劇減少,石油產品和液化天然氣也大幅萎縮,達到近四成。相當於對華總出口額的百分之十五左右。更頗具諷刺意義的是,貿易戰越打,雙方的貿易逆差不減反增。特朗普從「我並不着急」的老神在在,轉變成向中國示好。倒是北京越來越沉得住氣,一改劉鶴第一次談判時在白宮當場拍板買五百萬噸大豆的模式,商務部說將要視兩國互利的需要再決定如何買、買多少,大有吊特朗普胃口的況味。顯然,北京一方面要防止特朗普的善變,另一方面則看到特朗普手裏的牌越來越少。
中美貿易戰經過一年纏鬥之後,天秤開始向中國傾斜。北京已經充分認知到,貿易戰只是中美博弈的一個環節,美國朝野已經「醒過來」,在中國問題上逐漸形成共識,圍堵中國不再是特朗普的「莽撞」,而是美國維持世界超強的必然之舉。因此,特朗普只是放緩一些對華為的禁令,美國朝野政黨就批評他對華「綏靖」。北京則修正了以大幅度讓步求和的策略,反而提出了更加強硬的「平等」條件,一是協議必須是互贏的狀況,而非特朗普所說的協議必須是美國大贏;二是中國商務部提出「如果雙方能達成協議,之前加徵的關稅必須全部取消」,而非特朗普之前說的,協議簽訂後不再徵收新的關稅,但之前的關稅仍然徵收,只是稅率稍作降低而已。這就表明,中方已經着眼於一場持久性的貿易戰,為此開始推動整個國家體制的動員,並宣布改變戶口結構,推動大規模城市化發展,加大國內消費市場的規模,減少對美國市場的高度依賴。
與習近平的長期布局相比,特朗普的短期決戰已無優勢。不但中國已經適應特朗普的「極限施壓」,伊朗甚至打下美國的無人機,並在核武問題上跟美國翻臉,特朗普也不敢以空襲報復,只能依賴德法等盟國來尋求與伊朗重開談判的途徑。同樣,北韓政治強人金正恩在河內第二次特金會破局後,有限度恢復了近程導彈試驗,特朗普非但沒轍,還與金正恩書信往來,並在板門店三八線舉行了特金第三會。這種種跡象顯示,特朗普在國際社會的霸道行徑已經碰到瓶頸。這也帶來了貿易戰的重要轉折,除了日本、歐盟的軟抵抗之外,印度、中國在貿易戰上立場轉趨強硬,逼迫特朗普做出讓步。
中國的強硬立場也帶來了美國國內政治的變化。美國政商學各界認為,美中貿易戰折損了美國的領袖地位,可謂損人而不利己,他們打破沉默,聯名對特朗普和國會發出公開信,稱白宮將中國視為敵人是錯誤的。事實上,美國在過去四十年支持中國的改革開放,對美中兩國和全世界,都有積極正面的影響。比政商學界更直截了當,屬特朗普鐵票群的美國農業州選民大喊撐不住了,呼籲白宮與北京盡快解決貿易爭端,恢復中國對美國農產品的大規模進口。

各退一步 海闊天空
特朗普畢竟是個商人,與白宮的鷹派團隊有很大區別。他要的是短期效應,有助於為競選連任創造政績。就貿易戰而言,如何突破與中國對峙的困境,成了特朗普的優先考量。他在推特上明言,要通過對美元的干預,對中國和歐盟開打貨幣戰,因為中國政府為了降低關稅衝擊,正在將人民幣貶值。此外,他繼續給聯儲局施壓,要求其降息並採取寬鬆的投放金錢政策,以此來刺激美國經濟,創造更多就業。不過,特朗普最終還是期待與北京達成貿易休戰協議,促使中國立即擴大進口美國農業產品和能源產品,讓兩個最大經濟體的貿易交流活起來,以創造選舉政績。
牌,到了北京手裏。中南海要見好就收,不要期待民主黨上台對北京更有利,而是審時度勢,與特朗普進行戰略交易,在包括華為問題在內的諸多談判條件獲得特朗普積極回應後,就與其達成協議,再度創造和平發展的國際環境,隨後把目標轉向國內的深度改革以及擴大對外開放,為中國新的起飛打好基礎。

(作者為本刊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