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真正目的(曾淵滄)

五月五日,特朗普突然在「推特」發帖,說由五月十日凌晨開始,向總值二千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徵收百分之二十五關稅。這批產品,原本徵收百分之十關稅,很明顯的,這又是特朗普自以為最拿手的極限施壓談判術。

特朗普極限施壓法未獲成果
當時,中美雙方已經定於五月八至九日於華盛頓再召開另一輪貿易談判會議,事前,美方代表及特朗普更是口口聲聲地說貿易談判已近尾聲,這該是最後一輪談判,中方代表將會在這次談判結束時簽立協議文本。
亦因此,特朗普於五月五日所發的帖,就是迫中方代表無論如何都得在五月十日凌晨前與美方代表達成協議,這就是特朗普所謂的極限施壓法,出盡所能,把施壓推至極限以迫對方投降。
結果,中方代表副總理劉鶴依然應約前往,但是,時間推遲了一天,五月九日才抵達華盛頓,當日只談了九十分鐘就散會。當天晚上,也就是五月十日凌晨,美國向這二千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徵收百分之二十五的關稅正式生效。五月十日,劉鶴依然再度與美方代表開會談判,結果也是一樣,只談了一陣子就散會。百分之二十五關稅已正式生效,很肯定的,這一輪談判也一定沒有結果。劉鶴回去中國了,臨走前說談判仍會進行,下一輪在北京談判,不過,日期則未定。看來,特朗普的極限施壓談判術並沒有取得他想要的效果,中國決定硬碰硬,硬接美國的關稅。
至此,中國輸往美國的產品中,共二千五百億美元得交百分之二十五關稅,不過,只有近四千億美元的中國產品沒有面對加徵關稅的打擊。
無論如何,五月十日開始,貿易戰再上升一級。不過,實際操作上,美國海關允許中國產品在五月十日凌晨前已經離開中國港口的產品免收關稅,這是美國海關的寬限期。因此,五月十日及以後才離開中國港口的中國產品才真正需要加徵關稅,換言之,仍有兩三個星期的寬限,真正效果也可能要等到六月才顯現。

誰能捱得更久?
開始的時候,美國只打算向總值六百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加徵百分之二十五關稅,當時提出的理由是國家安全,要打擊中國高科技產品的銷售市場,這批產品正是習近平提出的要在二○二五年達到世界一流水平的產品。不過,後來經過諮詢,六百億美元的產品名單取消了一部分,成為五百億美元的產品。因此,也可以說貿易戰第一輪的戰場是高科技產品,不要讓中國的高科技產品在美國市場賺到錢以擴展自己的能量。
中國政府當然不會毫無行動地回應特朗普的攻勢,中方開始反擊,也向部分美國產品加徵關稅,貿易戰正式開打,並不斷擴大貿易戰的規模。去年九月,美國股市創新高,同一個月,美國就向總值二千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加徵百分之十關稅,貿易戰升級,中國也提高反制的力度,結果,同年十二月,美股竟然創出一年新低紀錄。不過,美股創新低的另一個可能原因是美國聯邦儲備局不斷加息,同時表示將在二○一九年再加息兩次所導致。
在美國開始向總值二千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加徵百分之十關稅時,特朗普也預定於二○一九年一月一日把這批產品的關稅提高至百分之二十五。不過,去年十二月,特朗普與習近平在阿根廷出席G20高峰會議時見了面,決定再展開談判,於是加徵關稅的日期由一月一日改為三月一日。三月一日的前幾天,又改為無限期開始加徵關稅,至五月五日特朗普才突然決定於五月十日馬上執行,五月十日凌晨,美國海關也的確開始執行這個命令。
從去年九月開始的百分之十關稅對中國與美國而言,都沒有產生多大的效用。更有趣的是,去年九月,中國人民幣兌美元突然在極短的時間之內貶值百分之十,不少分析都認為這是中國政府應對美國加徵百分之十關稅的對沖招數,中國的整體出口沒有受到多大的打擊,美國的物價,通貨膨脹也沒有惡化,這是中美雙方都能夠接受的壓力。
現在,貿易戰升級了,中美雙方都得為此付出代價,中國出口貿易受到打擊,中國工廠的訂單將大幅下降,而美國的消費者也得為此而付出更高的價格買這總值二千五百億美元的中國產品,雙方都得忍痛,問題是誰能捱得更久。

壓抑中國崛起才是真正目的
去年十二月,中共中央召開經濟會議,判定了「六穩」政策,即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中國已經為最壞的情況做了準備,準備打持久戰。中國期望,到了二○二○年,美國總統大選年,加徵關稅如果導政美國出現通脹,對特朗普而言,就是一股壓力。
亦因此,特朗普更希望速戰速決,加徵關稅只不過是一個手段,以迫中國政府答應特朗普提出的所有條件。
如果加徵關稅就可以輕易改變美國的貿易赤字,特朗普大可以一開始就直接加徵關稅而不需要談判。因此,所謂貿易戰,真正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改善美國的貿易赤字,美國向中國產品徵稅可能可以迫使在中國設廠的企業把中國的工廠搬到其他國家如越南、印尼、印度……但很難搬回到美國,畢竟,這類產品如果在美國生產,成本將很重,沒有競爭力。因此,貿易戰是不可能改變美國的貿易赤字。
貿易戰真正的目的是壓制中國的崛起,今日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如果經濟增長速度能維持現在水平,十年之內會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這是美國總統、美國人所不願意看到的,只有設法圍堵及發動貿易戰。

(作者為財經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