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傅雷家書》 (邵頌雄)

 今年為傅雷先生逝世五十周年。欣聞由李雅言博士牽頭譯出初稿,並得翻譯家閔福德及其妻女,以及金聖華教授等人合力修訂潤色的《傅雷家書》英譯本出版在即,筆者也捧着這部書信集在家重讀。
傅雷給兒子的家書中,勉勵傅聰應具備「中國人的氣質,中國人的靈魂」。出自此番體悟,傅雷認為蕭邦音樂,深富李白「渾厚古樸」的詩意。至於傅聰,則對蕭邦作品另有見解,指出其中思念故國的愁緒,一如李後主的詞;至於莫扎特,傅聰甚至直言道「本來就是中國的」。另一邊廂,經歷過文革洗禮的女鋼琴家朱曉玫,近十數年於法國以演奏巴赫的《哥德堡變奏曲》而聞名,同樣提出巴赫的音樂極合老子的思想。這類見解,代表了那一代中國鋼琴家的抱負,融會中國與西方的文學意境和藝術境界,圖於西方古典音樂世界綻放異樣的光芒。從另一角度來看,這也可以說是他們懷有民族意識的矛盾──身為中國音樂家不事傳統國樂,卻專門演奏西洋音樂,試以「中體西用」的變奏來管理這一重「身份危機」。
半個世紀以後,樂壇出現的,卻是另一番景象。年輕一輩的中國鋼琴家,再不見致力呈現中國文化精神於他們的演奏之中。也許,中國的崛起令他們沒有包袱,不急於要向世界證明什麼。文革後成長的一代,既欠缺傳統中國文化的薰陶,十來歲開始到國外留學的,亦只及技法上的深造,難以兼顧西方文化、思想、美學觀的深層體會,他們的表現便往往被譏為虛有其表、空洞蒼白。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是人文學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