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論「不了了之」(巴凌)

  吳歡來香港,看了一大堆雜誌,也說了一大堆話(見本刊今年七月號頁十八),並奉勸那些當年跑出去的大學生、學者們,何妨仿效受盡奇冤大辱的吳母新鳳霞,以「不了了之」作為準則而終其一生,博得「母儀天下」的美譽。

  中共以暴力革命得天下,照搬列、斯的「領袖專政」邪說,對自己的萬千同志,對億萬善良百姓,什麼時候有過「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善心﹖五十多年來的所謂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草菅了多少人命、糟蹋了多少資源,把國家搞到「崩潰的邊緣」(鄧小平語)。所犯錯誤夠多、夠大了吧﹖對自己錯誤的反感與認知夠深刻了吧﹖照吳歡說,今後再想犯大錯誤都很困難了。

  血寫的事實,令大多數善良、容易受騙的人們驚覺﹕第二代領導核心輕車熟路,照舊繼承前朝「領袖專政」的衣缽,十年時間就搞掉兩個中共總書記,還不過癮,最後非要調動數十萬國防軍,用坦克、機槍、達姆彈對付手無寸鐵的和平示威學生和市民,製造震驚世界的「六四」血案。接着,更動用強大的國家機器,處決、緝捕、監禁大批追求自由、民主的精英。時至今日,還將一批被迫流亡海外的中國人拒於國門之外,又剝奪天安門母親們的基本權利。

  到了第三代領導核心,不知道是誰惹了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惹得它忍無可忍」,又一次調動專政機器,對堂堂正正的廣大練功健身的中國人實行鎮壓。只是此核心運氣不佳,明明是中國內部一個蟻穴,一捅,卻變成全球性的馬蜂窩。這類關係百姓身家性命的「不了」大事,試問如何「了之」﹖

  世界公認的毒品是鴉片及其製品,但人們似乎忽略了另一種毒品,它的名號叫作「權力」。人一旦有了權力,就跟吸毒一樣,立即上癮,愈吸毒癮愈大,終於成為既吸毒又販毒的大毒梟,禍國殃民,無可救藥。有鑑於此,許多國家的精英都在尋求能夠有效制衡權力的辦法。近三百年來,從歐洲到美洲,從澳洲、亞洲到非洲,許多人付出生命和鮮血,先後創立了適合各自國情的民主制度,使許多國計民生的「不了」大事,得到不同程度的和平「了之」。可見,追求自由、民主與國家富強,是人類發展的需要和必然趨勢,是當今的世界潮流,絕無可能「都是咱們中國人自家的事」,可以關起門來「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