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雨的時代 (卷首語-潘耀明)

  有一個詩人,作了一首詩,他說這個時代就是塊荒地。到處是怒吼的雷聲,卻沒有一滴雨;人們為雷聲所震聾,卻被無水所乾斃。①?

  環顧時下的香港社會,稍為有社會良知而頭腦清醒的人,相信對陳之藩先生的以上感覺,無不產生共鳴!

  我們的社會,目下存在兩種極端的傾向——或是只懂雞蛋裏挑骨頭、唯恐天下不亂、卻提不出建設性意見的人;或是昧於是非,見怪不怪、麻木不仁的人。前者屬於雷聲轟鳴、雨下不來的典型族群;後者是屬於風聲雨聲、兩耳不聞窗外事的群落。

  回歸十五年後,香港原有建全的法制、廉政的政府、自由貿易政策等等優良傳統,都是十五年前遺下的。十五年後,若問我們有什麼突破或長進的地方,相信答案是不言而喻的,老百姓的眼睛雪亮、心裏明白。

  這裏單表我們兩任特首的施政業績,可謂乏善足陳。前者在亞洲金融風暴期間提出「八萬五」房屋政策,一意孤行又缺乏應變措施,使香港蒸發二萬億財產(其中包括你我的血汗錢);後者漠視民生,任由地產商謀取暴利,對高樓價、貧富懸殊束手無策,施政不力兼鋪張浪費,揮霍納稅人的錢,俾使一向廉潔的香港政府蒙污。

  別的不談,茲舉一例,以見其餘。且說近來學界熱衷討論香港缺乏「地方志」的問題。

  過去港英政府不修地方志,可以諉過港英政府存心瞞眛市民,不願面對歷史。然而今天已當家作主的特區政府,回歸十五年,連旨在反映香港概貌及歷史的地方志也欠奉,這才是咄咄怪事。

  「人本是散亂的珠子,隨地亂滾,歷史就是那條柔弱又強韌的細絲,將珠子串起來成為社會。」② 這是龍應台針對香港歷史說的話。無疑,香港迄今沒有一部完整的歷史,有的只是一些零篇什章,如「散亂的珠子」,原因是:沒有一部完整的「地方志」。

  為什麼說地方志代表香港的歷史呢?首先要知道「地方志」的涵義。地方志又稱「地方百科全書」。地方志的內容包括地理、歷史、政治、經濟、軍事、社會、文化、人物、典籍、重大事件等。換言之,地方志是貫通古今,全面而系統地記載地方上自然環境和社會狀況的大型叢書。

  上世紀八十年代中葉,我參觀了美國國家圖書館,發現有一套很完整的中國地方志,林林總總,有幾千冊。台灣在過去幾十年來也編修出多種省、市、縣志。內地自從一九七八年開放以後,當局十分重視新編地方志的工作。 現在各省、市、自治區已經完成第一輪新編地方志的編修,並開始第二輪續修。

  匪夷所思的是,目前在全國範圍內,只有香港和澳門尚未編修出地方志。目下澳門政府已撥出六億巨款,聚集一批研究澳門的學者,編纂澳門地方志了。只有口口聲聲稱國際大都會的香港,其特區政府還未重視香港地方志的編修工作。

  據統計,中國保存至今的傳統地方志有八千五百多種,共十一萬多卷,數量約佔中國現存古籍十分之一。地方志兼有教化、資政的作用。編修地方志是中華民族源遠流長的優良文化傳統。中國地方志的起源,可上溯至春秋戰國時期,與傳統國別史、地理書及地圖甚有淵源。

  關於編香港地方志,茲事體大,問題是政府不重視,光靠民間,力量有限。香港民間籌集不過二百多萬,簡直是杯水車薪。日前與台灣一位學者談起,他認為不可思議,但這一起活活生生的事實,卻發生在這個庫存充裕的國際大都會!

  特區政府對本地體育活動、表演藝術,特別是外來文化十分重視,大灑金錢,如以上億元計聘請外國歌星、外國表演團體來香港演出,反而忽視了本土的文化,這是令有識之士痛心疾首的事。

  目下香港社會百病叢生,執政者顢頇無能,輿論無的放矢,人心渙散,偽善者及小人當道,是非黑白混淆,這些都是拜施政不當、文化教育淪落所賜。

  這是「乾雨」的時代!

  注:

  ①陳之藩:《旅美小簡》

  ②張潔平:《尋回香港民間的記憶鑰匙》,《亞洲週刊》,二○○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