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九年度諾貝爾獎

醫學獎
得獎者(圖左起,下同):美國科學家凱林(William Kaelin)、西門扎(Gregg Semenza)和英國科學家拉特克利夫(Peter Ratcliffe)
三位得獎者發現了細胞感知氧氣水平及適應的分子機制,評審指出,感知氧氣水平的機制是許多疾病的治療關鍵,三人的研究成果為貧血、癌症等疾病提供新的療法。
西門扎發現了一種關鍵的蛋白質HIF-1α,當氧氣較多時,HIF-1α會在細胞內被迅速分解,但缺氧時HIF-1α會與EPO基因結合,促進氧氣汲取。他與拉特克利夫分別確認,這種調節機制普遍存在於人體大部分細胞中。
凱林藉研究一種導致血管腫瘤的罕有遺傳病林道症候群(VHL),發現有助預防癌症的VHL基因會與蛋白質HIF-1α互動,令這種蛋白質能在正常氧氣水平中分解,因此可阻止癌細胞藉HIF-1α刺激血管生長,及在體內擴散。

物理學獎
得獎者:美藉加拿大物理學家皮布爾斯(James Peebles)和瑞士天文學家奎洛茲(Didier Queloz)、馬約爾(Michel Mayor)
瑞典皇家科學院表示,今年得獎者改變了我們對宇宙歷史與構造的認知。宇宙大爆炸四十萬年後,宇宙變得透明,光線能穿越太空,這些古老的輻射線至今仍在我們四周。皮布爾斯利用其理論和演算法,解釋這些來自宇宙初期的痕跡,並發現了新的物理過程。他的研究顯示,宇宙中只有百分之五已知物質,這些物質構成恆星、行星、樹木和人類,其餘百分之九十五是未知的暗物質和暗能量,為現代物理學帶來新挑戰。
馬約爾和奎洛茲於一九九五年十月宣布發現首個太陽系以外的行星,這個發現革新了行星起源的物理過程理論,此後科學家在銀河系再發現四千多個系外行星。

化學獎
得獎者:德裔美籍固態物理學家古德伊納夫(John B.Goodenough)、英國化學家惠廷厄姆(M.Stanley Whittingham)和日本化學家吉野彰(Akira Yoshino)
可充電的鋰離子電池奠定了手提電話、筆記型電腦等無線電子產品的出現,也協助太陽能等再生能源的發展。本年度諾貝爾化學獎表彰三位得獎者為鋰離子電池發展的貢獻,改變了人類社會。
化學家於一八一七年發現鋰的存在,它是不穩定的元素,故純鋰在當時引發許多火警警報。惠廷厄姆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初利用鋰的反應活性,發明第一個可運作的鋰電池。一九八○年,古德伊納夫將電池的電動勢提高了一倍,為開發更強大而有用的電池創造了正確條件。一九八五年,吉野彰成功去除這類電池中的鋰,把它改成完全基於鋰離子的電池,其安全性比使用純鋰高,因此這種電池能在日常生活中使用。

和平獎
得獎者:埃塞俄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 Ali)
諾貝爾委員會讚揚阿比「致力達成和平與國際合作,尤其是解決與鄰國厄立特里亞邊境衝突的關鍵倡議」。埃塞俄比亞與厄立特里亞在一九九八至二○○○年因邊境地區巴德梅的主權問題開戰,導致近八萬人死亡。阿比上台後積極恢復埃厄關係,包括放棄巴德梅並撤軍,促使兩國簽署聯合聲明,結束近二十年的戰爭狀態。
委員會又表揚他對非洲東部和東北部和平進程的貢獻,例如在蘇丹反對派與軍方之間斡旋,促成雙方在八月締結權力共享協議。阿比在國內亦推動多方面改革,包括赦免數以萬計政治犯、 提升女性在政治及社區的影響力等,讓人民對生活抱持希望。

經濟學獎
得獎者:美國的克雷默(Michael Kremer)、法國裔美籍迪弗洛(Esther Duflo)和印度裔美籍學者班納吉(Abhijit Banerjee)
班納吉與迪弗洛是史上第一對共享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夫婦,而迪弗洛不僅是歷來第二名獲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女性,亦是該獎最年輕得主。
目前全球逾七億民眾依靠極低收入生活,每年有約五百萬名五歲以下兒童仍然因可預防或可治療的疾病而死亡。瑞典皇家科學院讚揚得獎者的研究有助應對全球貧窮問題,得獎者把全球貧窮分拆成較小、較容易處理的問題,例如研究兒童健康時,他們從教育方式、公衛制度甚至農業體系等方面着手,又採用現場實驗方式研究,分析出可靠答案。
評審指得獎者其中一項研究的直接成果,就是讓印度逾五百萬名兒童在補習輔導計劃中受益,另一個例子則是多國採用的大量補貼預防醫療保健措施。

(香港 陳愷祺)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