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八年諾貝爾獎

生理學或醫學獎
美國得州大學MD安德森癌症中心免疫學首席教授艾利森(James P. Allison)(圖一)、日本京都大學免疫學特聘教授本庶佑(Tasuku Honjo)(圖二)


艾利森及本庶佑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找到癌細胞騙過免疫細胞的方法,並發現只要發展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抑制免疫系統的「煞車」功能,T細胞就可重新辨識癌細胞並發動攻擊。二人也分別發現T細胞受體「CTLA-4」及「PD-1」為控制免疫系統的重要關鍵,因而研發出相應的抑制劑,重新激活T細胞以抗癌。在二人尋求突破的研究上,評獎委員會讚揚得獎者二人的發現是人與癌症戰鬥過程的里程碑。

物理學獎
美國新澤西州貝爾實驗室學者阿什金(Arthur Ashkin)(圖三)、法國巴黎綜合理工學院學者穆魯(Gérard Mourou)(圖四)、加拿大滑鐵盧大學學者斯特里克蘭(Donna Strickland)(圖五)


諾貝爾獎一直以來被抨擊得獎女性人數不及男性,去年瑞典皇家科學院表示會嘗試主動鼓勵提名女性學者,而斯特里克蘭是五十五年來首位獲頒諾貝爾物理學獎的女性。穆魯及斯特里克蘭研發出高強度和超短光脈衝;當中「啁啾脈衝放大技術」(CPA)也成為往後高強度激光的標準。九十六歲的阿什金則是歷來最年長的諾貝爾獎得主,他開發出「光鉗」(optical tweezers),成功把細小粒子推向光束中間,並將之抓住,更在過往試驗中用光鉗抓住活的細菌,並且沒有傷害它。他們在激光物理學研究上皆有重大突破,相信能用於將來視力矯正手術與工業的精密儀器發展上。

化學獎
美國加州理工學院學者阿諾德(Frances H. Arnold)(圖六)、美國密蘇里大學學者史密斯(George P. Smith)(圖七)、英國劍橋大學學者溫特(Gregory P. Winter)(圖八)


今年諾貝爾委員會表揚了美國與英國三位科學家能掌握生命進化,利用「遺傳變化及選擇」的原理,研發蛋白質以解決人類問題。美國女學者阿諾德,是歷來第五位諾貝爾化學獎女性得獎者。她自一九九三年起進行酶定向進化實驗,並利用這催化反應製造更環保的化學物質,相信有助應用在製藥工程或可再生燃料。另外,美國學者史密斯和英國學者溫特主要研究多肽和抗體的「噬菌體展示技術」,對抗「自體免疫性疾病」。二人發現新技術噬菌體可用於「進化」蛋白質、製成新型藥物,有望治癒出現轉移的癌症。

和平獎
剛果民主共和國婦科醫生穆克維格(Denis Mukwege)(圖九)、曾成為伊斯蘭國性奴的雅茲迪族人權分子穆拉德(Nadia Murad)(圖十)


穆克維格致力幫助剛果民主共和國內的性暴力受害者,於一九九九年在剛果布卡武市創立潘濟醫院,由二○○八年至今,他與同僚已醫治數以千計性暴力受害人。諾貝爾委員會形容他是終結戰爭及武裝衝突中性暴力的「最重要和最統一的標誌」。而另一得獎者穆拉德於二○一四年八月,伊斯蘭國在她居住的村落屠殺數百人,穆拉德與其他年輕女性被拘禁期間更受到多次強姦及暴力對待,並遭威脅指若她不加入伊斯蘭國,就會被處決。穆拉德展現了無比勇氣,公開其經歷,更為其他性暴力受害者發聲,值得表揚。

經濟學獎
美國耶魯大學經濟學教授諾德豪斯(William D. Nordhaus)(圖十一)、紐約大學教授羅默(Paul M. Romer)(圖十二)


諾德豪斯將氣候變化與以往的宏觀經濟學作融合分析,在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研究社會與大自然於經濟學領域上的關係,並於九十年代中期成為首位創造描述經濟和氣候間相互作用的量化模型的人。現時相關的發現已被廣泛應用於氣候政策及干預措施研究,例如碳排放稅。至於羅默則將科技創新融合於宏觀經濟學分析中,過去的研究只強調科技創新是經濟增長的「主要推手」,但並無解釋經濟決定與市場環境如何影響新科技創造。羅默於一九九○年發表「內源性增長理論」(Endogenous Growth Theory)便填充了此方面的空白,該理論引起後來者大量研究,以推行長期經濟繁榮政策,並鼓勵創新。

(香港 葉小玲)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