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八年香港政局與民生 (劉銳紹)

二○一八年已經來臨。政界一般預測,今年的政治磨擦將會減少,即使爭拗仍會繼續,但相信激烈程度將會降低。在此情況下,香港的經濟、民生和社會工作應該有較大的舒展空間,從而取得較佳的成績。就筆者的接觸,無論泛民還是建制陣營都有上述預測,但兩者的角度和理據不同。泛民是相對悲觀的,而建制派則是相對審慎樂觀的。

泛民:有力無處使
先說泛民的預測。二○一七年較突出的政治新聞,是梁振英出乎意料地不競選連任,林鄭月娥在中央支持下成為香港第一位女特首;跟,習近平來港發表講話,再次突出「中央對香港牢牢掌握全面管治權」。在此之前,連串DQ事件(取消部分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的資格),還有不少社運人士被判入獄,香港民主運動由深秋進入寒冬。更嚴峻的是,建制派乘勢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壓縮了泛民在議會內的抗爭空間,「拉布策略」勢將減弱。在這種「鳥籠政治」之下,即使議事效率提高,民生議案較容易通過,但泛民也會感到不對頭,有力無處使。這就是他們英雄氣短的原因。
另一個原因是市民在連年爭取政治改革之後仍無進展,已感到有點氣餒和無奈,對社會運動和抗爭的效果感到迷茫甚至懷疑。近期的典型例子是,上月底泛民抗議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發起多項行動,但市民的反應遠比二○一四年「雨傘運動」冷淡。有泛民成員表示,這反映社會運動明顯陷入低潮,令他們感到一種難以承受的冷。

建制:打仗輕鬆了
與泛民的感覺相反,建制派的情緒上升。他們普遍感到,在新的一年裏,議事效率應可提高,而且順風順水,為政府保駕護航。有建制派成員形容:「以後打仗可以輕鬆很多了。」按道理,港府可以趁機推出多項措施,搞好經濟和民生,讓林鄭月娥建立聲望,然後在二○二○年應付新的「政改戰役」。不過,這個如意算盤能否打響,還要看以下因素。
一、其實香港經濟、民生出現各種問題,關鍵不在於泛民拉布,而在於港府未能處理那些核心矛盾。以住屋為例,即使林鄭月娥有心和努力解決土地問題,但她無法壓抑大財團的欲望和寡頭壟斷;更有甚者,近年大量內地資金進入香港房地產市場,推高地價和樓價,而這些資金都有雄厚背景,港府推出什麼辣招也無作用。所以,即使在立法會內已「掃除障礙」,也難保民生議題得到改善。
二、可以預見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後,通過法案的效率將會提高,但質量可能降低,同時將失去不少平衡以至制衡政府政策的力量。泛民無力阻擋,屆時極可能出現一面倒的形勢。如果政府的措施較少爭議,可以較快通過,但如果有較大爭議,討論不透切而快速通過,就會積累更多社會撕裂的因素。不得民心的措施、利益偏差的政策,以及倒行逆施可能乘勢出籠,激起民怨。即使港府對此早已察覺,但未必能杜漸防微,因為有些政策是北京的要求,港府只能奉旨而行。例如《基本法》二十三條,假使北京要求趁泛民處於弱勢的情況下盡早通過,只會讓反對的意見重新凝聚起來,同時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在此情況下,同樣會分散林鄭月娥處理經濟和民生問題的精力。

深層次矛盾未解決
三、解決經濟和民生問題固然重要,但關鍵的深層次矛盾始終是還未得到根本解決的政制問題。官方以為控制立法會,減少噪音和阻力,就可以集中精力搞經濟。可是,抗爭的力量在立法會的平台雖然處於弱勢,但可以走入社會,甚至跨地域抗爭。近年出現「港澳台反對派合流」之勢,正是北京擔心,有力求避免和大力打壓的趨勢。但弔詭的是,愈是大力打壓和避免,就愈容易出現不想見到的效果,應驗了俗語中的「愈壓愈出屎」。
按上述三點檢視二○一七年林鄭月娥上台後的形勢,可以看到她任重道遠,困難不可低估。她上任時強調,搞好民生,創造和諧,處理好泛民的關係,但其後DQ和政治檢控不斷出現,內地對港的政治意識形態收緊,香港官場大陸化(例如中聯辦官員的講話內容,「十九大」宣講團和李飛來港),均說明「兩制」仍有很多需要磨合的地方,操之過急反而誤事。
到底二○一八年的香港政局怎樣發展?無人能夠預知。但即將於三月舉行立法會補選的結果,將是一個具參考性的指標。假如泛民取回較多議席,則說明官方「希望壓低政治反彈而力民生」的算盤未必能夠打響;但如果建制派成功地「乘勝追擊,取敵城池」,則反映「多民生、少政治、多實事、少爭拗」的策略有效。一切拭目以待。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