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五年的浪跡(劉再復)

  在佛羅倫斯,我特別對這一文藝復興的誕生地深深鞠了一躬,感謝這座群星燦爛的城市為全人類的解放(包括肉的解放與靈的解放)所作的驚天動地的呼喚與啟蒙。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