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與今日的複雜中國 (馬玲)

二○一五年十二月十六日開幕的世界互聯網大會,習近平親臨烏鎮發表主旨演講,中國對互聯網的重視可見一斑。

但是,對於互聯網,中國政府似乎陷於兩難境地:一方面大力推進,一方面嚴加管控。

浦志強與朱克伯格
二○一五年十二月十四日在北京對一個律師的庭審,引起全球性追蹤關注,其中一大熱點即涉及互聯網上的言論問題。浦志強律師本人很可能將因七條微博內容被指控「煽動民族仇恨」和「尋釁滋事」而遭治罪。(編按:北京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十二月二十二日作出一審判決,兩罪並罰,判監三年,緩刑三年。)

同樣在互聯網上非常活躍的北大教授賀衛方就此聲稱:「這注定會成為中國大陸法制史上的一個特別日子。」

此外,還有一些自由派知識分子和網路活躍者以各種方式表達憂慮,其中北京維權律師李方平說:「浦的今天,你我的明日!還發不發微博?發微博手抖不抖?」此問戳到了當前的一個焦點。

臉書(Facebook)的朱克伯格雖然不斷向中國示好而且使勁學習中文,但他的臉書顯然不可能進入中國(十二月十六日在烏鎮是例外的一天),因為這牽扯到中國政府的一大警覺:社交媒體對政權的衝擊和威脅。回看阿拉伯國家突尼斯、埃及、利比亞等國的動盪,包括臉書在內的網路起了不容小覷的關鍵作用。

穩定,一直都是中國政府視為重中之重的要務,被認為是中國發展的必然前提,中國不少百姓也擔心社會動亂後出現敍利亞那樣的亂局而淪為難民,所以一些民眾也把出位的言論視為不穩定因素予以舉報。

其實,從一九四九年新中國建政以來,共產黨始終把輿論影響看作政權生死存亡的大問題。一九九一年蘇聯的解體,中國痛定思痛後歸納為其公開性和新思維對解體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此後,中國政府對言論更是防微杜漸。

「敵對勢力」與國內矛盾
「敵對勢力」在中國是個魔性存在,六十多年來像幽靈一樣時隱時現,從未離開過中國。

日前,《環球時報》召開二○一六年年會,與會嘉賓就「敵對勢力在多大範圍記憶體在」的座談中交鋒: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原所長楊毅少將認為:「現在穿軍裝拿刀槍的敵人已經不敢來了,但穿西裝的敵人還有不少。」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周孝正則反駁:「動不動就是敵對勢力,是自己沒有幹好。」

擔心被美國等西方勢力顛覆一直是懸在中國頭頂上的一把利劍,而美國在新疆、西藏、南海等問題上的暗使,也在不斷加深中國的這種感覺。

有些地方政府則時常拿「敵對勢力」來擋駕推卸失政、敗績、腐敗而激起的民怨,這個現象也為民眾反感,所以周孝正有此一說。

世人皆知,國內矛盾重重,政府歷來高度防範,時刻準備把危險的苗頭扼殺於萌芽狀態。

如果真有人違法煽動顛覆,依法懲治不在話下。但倘若仔細思考與觀察,我們的社會基礎已經發生諸多變化,並非以前那麼脆弱。中國日漸壯大,中產階級也在不斷增加,公民社會逐漸成熟,人們在物質生活日益提高的過程中,對精神自由和言論自由的需求亦會相應提高,所以,即使在社會上或是在網路上有些不同的聲音,呈現的恐怕是多元而非威脅。現在,每年有上億國民出國旅遊,人們在境外接觸各種思潮言論都有免疫力,在國內的分辨能力應該也不差,所以國力上升的大國,其自信也有必要與時俱進。

互聯網與網路強國
再回到浦案,北大憲法學教授張千帆指出:「浦志強案已變成一樁純粹的言論案,浦案判決則將向世人昭示中國憲法第三十五條規定的言論自由是否有實際意義。」

張千帆還特別援引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上任之初的表態:「憲法的生命在於實施,憲法的權威也在於實施。」以此強調北京二中院的判決將直接檢驗政府依憲治國的誠信。

境外對浦案的關注暫且不論其目的,境內對浦案的關注,基本是希望有一個相對寬鬆的輿論環境,在無意挑釁政權的情況下不至於因言獲罪。

中國最重要的兩位領導人習近平和李克強都在大力推動互聯網,習近平曾經說,「建設網路強國的戰略部署要與『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同步推進」,互聯網肩負的政治使命一目瞭然。李克強力導互聯網創業創新,致力於給中國經濟轉型。

毋庸置疑,互聯網有着巨大的潛力和威力,它過去已掃蕩了許多事物,它今後也會繼續掃蕩下去,願中國之帆乘着互聯網的波濤勇往直前!

(作者是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