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五四運動一百年祭(曾瑞明)

一九一九年五月四日,北京數千學生上街遊行示威,反對凡爾賽和會有關山東問題的決議,三十二人被捕。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同情學生,為學生奔走、營救,最後連校長之位也失。學生罷課,其後蔡元培復職,中國代表團亦拒簽巴黎和約。在這脈絡下,五四運動是學生運動、民族主義運動。當然,學生對抗的是當時的北洋政府,也可說是反軍閥運動了。
今天再說五四,已不見軍閥,中國也站起來了。但我們不免慨歎見不到蔡元培,只見到學生屢屢因公心而被罰。而且五四精神並不能用以上幾個名詞概括之,更不能無知的說五四是包容和尊重這些普世價值。五四,是中國人各種思想糾結而成的「重感冒」,不解開這些結,未來的中國恐怕還是畸形的。

不成熟的啟蒙
「新文化運動」大將胡適說五四是「思想的變化」,不只在器物和制度改變,而是一場告別傳統的思想運動,他鼓勵只用白話文,絕跡文言。中國文化在新文化健將眼中,只是國故,只有整理的價值。取而代之的是西方的民主與科學,其後五四的左翼陳獨秀還引來馬克思主義。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