亟待革命的城市景觀 (徐榮昌)

中國很早以前,在路不拾遺和夜不閉戶的時代,出門的時候只在大門中央擺一顆石頭,當成象徵性的「路障」,告示訪客「家中無人,訪客止步」,比後來才發明的鎖還要管用。那個至善的時代,訪客看到門前擺的石頭,就不會擅自闖入。

一次,到日本參觀熱海的MOA美術館,館旁就是江戶時代的工藝大家尾形光琳在京都的「光琳敷屋」(光琳豪宅)復刻版。見到豪宅的玄關大門中央,也擺放着一顆大約七寸立方,一手即能搬動,份量不大的石頭。石頭的質地跟屋旁的卵石有很大的差異,顯然那是一顆經過挑選的石頭。在早稻田大學教授中國文學的日本友人還來不及導覽說明,同行的朋友看見玄關門前中央擺置了石頭,脫口就說:「主人外出了,遊客止步!」

我們都很驚訝她怎麼知道的?原來所有的視覺符號不必翻譯也無須引經據典,用「視覺經驗」所傳達的密碼,就可以貫通古今中外視覺符號的象徵意義。超越語言、文字的功能,其影響所及更超乎想像。

政客無權決定城市景觀

在我的故鄉台灣苗栗縣頭份鎮,從高速公路交流道下來進入市區,第一眼就可以看到一個大約五米高的巨石。二十年前的鎮長徐耀昌,為了感激親民黨主席宋楚瑜的提攜,在其鎮長任內花了新台幣一百多萬的公帑,買了一顆五米高的石頭,刻上「頭份」兩字,請恩公宋楚瑜落款。之後宋楚瑜經歷多次敗選每況愈下,每次大選都被起底:當年新聞局長任內,附和威權統治,推行「國語運動」,對台灣方言趕盡殺絕的高壓手段,早已引起「台灣」百姓不滿。不知道會不會有一天跟老蔣的命運相同,被人民要求在公共景觀中滅頂?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是台灣藝術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