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奧前夕新疆襲擊的啟示 (國事縱橫-丁 果)

  在奧運開幕前四天,新疆驚傳恐怖襲擊大案,相信是東突激進組織的攻擊者,突襲喀什的邊境警察站,造成十六死十六傷的嚴重後果,讓國際社會震驚,也給北京奧運帶來重大陰影。在北京奧運進行期間,這種攻擊還在持續。這證明,雲南昆明巴士爆炸案發生後引發的中美爭議,已經有了基本的答案。當時,境外的「東突厥回教運動」聲稱,四個城市的巴士爆炸等破壞活動,均是該組織所為,並明言將在奧運期間,對中國的一些主要城市發動、系列攻擊。對此,美國情報中心反恐專家指出,東突確實有能力發動這類攻擊,北京應當嚴肅對待該組織的威脅;相反,北京方面則表示,東突是虛張聲勢,為了獲得更多的資源而「虛構」,那些爆炸與恐怖襲擊無關,國內外不必恐慌。

美國對東突更有認識

  如今,各方可以看到,雖然北京長期對東突進行圍剿,但東突在境外的壯大,以及他們發動恐怖攻擊的實力,華盛頓比中國更為清楚。在「九一一」之前,美國出於地緣政治的需要,或者說出於給中國的崛起製造更多的地區性麻煩,美國有些情報機構不但長期跟這些組織有染,更有提供資金裝備的嫌疑。這當然也不奇怪,當年冷戰時期美蘇對立,美國全力支持拉登在阿富汗抗擊蘇聯入侵,也由此奠定拉登在回教激進組織中的偶像地位;在「九一一」事件之後,美國發動兩場戰爭,在阿富汗、伊拉克,乃至巴基斯坦邊境掃蕩回教激進組織,對東突的情況更為了解,中情局對新疆、土耳其、中東三條線上的東突複雜關係,也是傾全力掌控。因此,美國專家的警告,絕非是空穴來風,無事生非。不僅如此,這次奧運開幕,美國總統小布殊和前總統布殊舉家前往觀看,成為北京奧運的重要嘉賓,而且逗留時間達四天以上,美國情報當局對此也無法掉以輕心。從美國的角度來看,當然要說重話,這樣才能讓中方的保安做到「滴水不漏」,因為兩代總統在北京的安全絕非小事情,絕不能出現 「萬一」的差錯。

  對中國來說,奧運前的不祥之事連續發生,搞得中南海也是頭痛不已。不論是民間或是高層,都瀰漫着這樣的心態:早知道奧運如此麻煩,還不如暫時不辦,埋頭發展經濟就成了。除此以外,因為從年初的雪災,到西藏騷亂風波、火炬傳遞挫折,以及四川大地震,二〇〇八年在不少人心目中已經不是「誇耀之年」,而成了「災難之年」。

  在這種情況下,北京如果將所有的巴士爆炸事件列為「疑似」恐怖襲擊,無非是火上加油,擴散恐慌,沒有任何好處。

讓中國放手圍剿疆獨

  其實,海內外的評論都承認,美國情報當局強調東突危險,對中國是利多於弊,一方面可以放手圍剿新疆地區的疆獨,一方面也可以放手增強北京等城市的保安措施,不必再為人權組織喋喋不休的批評傷腦筋。不過,北京知道,奧運開幕之後,強大的人氣也是奧運成功的關鍵,如果中國民眾人人害怕「恐怖襲擊」,躲在家裏不出來,那不要說奧運的花費賺不回來,北京上海變成「無趣城市」,奧運變成無趣奧運,更重要的是,北京誇口的安保銅牆鐵壁,將在心理上造成一個大缺口,中國的穩定將遭受威脅。

  不管華盛頓和北京在對待東突襲擊奧運的問題上如何分歧,喀什的恐怖攻擊,已經讓這種看法上的分歧變得不重要。以往,美國為了換取北京對反恐的支持,勉強把東突列為恐怖主義組織,實際上,還是坐山觀虎鬥,在「九一一」之後的早期,甚至不把在中東俘獲的東突重要「聖戰分子」引渡回中國,而是釋放到阿爾巴尼亞,保留東突的「精血之氣」,由此可以成為中國未來的麻煩;同樣,中國雖然全力圍剿東突,但對於東突背後的回教激進主義——中東的蓋達組織,也是另眼相看,民間甚至多有讚揚拉登基地組織的聲音,因為北京認為,中國的中東政策與美國大相逕庭,中東的激進組織是美國霸權主義的噩夢,也是美國控制中東石油的巨大障礙,中國不必要與美國站在同一個反恐立場之上。

  但是,這一切都因為北京奧運、喀什恐怖攻擊而遭遇重大改變。

聯手抗衡回教激進主義

  北京奧運證明,中美在全球化利益上是一致的,奧運舞台就是中美體育健兒爭當第一的舞台,顯示中美兩國競爭精神的舞台;其他國家幾乎都是陪客(當然,德國、俄羅斯等體育強國另當別論)。北京奧運如此,未來的奧運也會是如此。這就是為什麼小布殊力排眾議,到北京參加開幕式和觀看比賽的深意所在,這次北京奧運開幕式,顯然就是胡錦濤和小布殊的共同舞台。

  同樣,在中美越來越在全球化過程中彼此需要的同時,東突與中東回教激進主義的合流也越來越密切,本來,像蓋達那樣的恐怖組織,認為必須把北京和華盛頓區別對待,美國是敵人,北京是朋友;但隨着中國採取全面現代化的路線政策,與美國趨向一致,中東回教激進主義組織對北京的立場有了根本性的轉化,對東突的支持也不再局限於訓練、提供一些武器裝備,而是納入回教激進組織全球戰略的一部分。

  全世界都已經看到,喀什的恐怖攻擊,已經徹底顛覆哈佛大學政治學教授杭廷頓的理論,那就是未來西方世界,將面臨回教世界與儒家文明攜手挑戰,相反,中國和美國,將聯手抗衡回教激進主義,尤其是恐怖主義的全球蔓延。這個重大的變化,將重塑國際政治新秩序,而美國和中國的民眾思維模式,也將經歷痛苦的轉變。

(作者是本刊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