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壞了,社會亂了,怎麼辦?! (卷首語-潘耀明)

  在你高喊着「向前進!」的時候,必須指明所謂前進的是哪一個方向。請你注意:如果不指明方向,而把這句話同時向一個和尚和革命者亂喊一通,那麼他們是會朝着完全不同的方向前進的。①

  中國發展之快有目共睹,但心靈的焦慮和迷茫也十分令人吃驚。當財富日益豐厚的時候,在這片土地上,人們居然開始為「吃什麼安全」而發愁,因為有毒食品盛行;小女孩倒地,大白天被兩輛貨車輾過,十八個路人居然視而不見②;為人師表的小學校長,帶着六個小六女學生去開房。……③

  讀到上面文字後,不能不令人感到痛心疾首。我想起淨空法師今年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巴黎總部的講題:「人心壞了,社會亂了,怎麼辦?!」④

  淨空法師特別提到人心不善,是社會動亂的根源。他援引二千三百多年前孟子出使魏國,魏國君梁惠王曾問孟子有什麼方法利益給魏國,孟子曉以仁義之道並指出,如果每一個人考慮到自己的事,上上下下都在爭奪利益,這個國家就很危險了:「依照孟子意思,『仁義』是我們本有的良知良能,會帶來社會的和睦安定,所以仁義才是真正的利益;反之,如果大家不顧仁義,只求自私自利,社會就會混亂,國家就會危險。」⑤可以說,孟子這番話也是當今中國的真實寫照。  

  中國目前的社會狀況,正是處於「大家不顧仁義,只求自私自利」⑥的嚴峻局面,所以道德淪落,是非不分,人心險詐,弱肉強食,全民皆貪,公器私用,人人抱持「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心態,國家、社會正瀕臨於危險的邊緣。

  中國之所以走到這一地步,根源是徹底拋棄了中國傳統文化的價值觀。英國史學家湯恩比博士(Arnold Tombee,1889∼1975)曾說過:「解決二十一世紀的社會問題,只有中國孔孟學說跟大乘佛法。」⑦淨空法師闡釋道:「孔孟學說是什麼?我們提出四個字,愈簡單愈好:仁、義、忠、恕。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確實能把這個世界所有衝突擺平。大乘的精神,真誠、慈悲,現在整個世界就缺少這個東西。」⑧

  其實湯恩比覺得打救世界之道,恰巧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儒釋道的價值觀,外加佛教的仁義精神。

  這也是淨空法師一直孜孜不倦推廣的、涵蓋中國傳統文化價值觀的典籍《群書治要》的旨意。

  當中國的當政者全面否定自己傳統文化的時候,我們的周邊國家如日本、韓國及東南亞一些國家,卻從中汲取了精華部分,並融合西方現代管理理念,既維繫社會道德價值觀,使社會充瀰泱泱古代中國的遺風,蔚為社會安定的基石,加上與時俱進的西方科學民主思想,一躍成為世界富足的國家。

  淨空法師在接受本刊訪問時⑨,特別強調教育的重要,他的教育中心思想,就是加強中國傳統文化的教育,他自己更身體力行,十多年前,淨空法師曾於家鄉中國安徽省盧江縣池小鎮,建立盧江文化教育中心,以儒家教材《弟子規》為核心,協助政府推廣全民倫理道德教育,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秘書長及各國大使所肯定。

  看來,眼下由習近平執政的中國政府要重整社會的道德觀,以實現「中國夢」,單靠推動的學雷鋒運動或毛澤東思想——重彈老掉牙的調子,是行不通的,倒不如乃父習仲勳早年推崇中國傳統文化——親自為《群書治要》題寫「古鏡今鑒」,彰顯中國傳統文化價值觀,不失為明智之舉。

注:

① 賈植芳譯:《契訶夫手記》,文化工作社,一九五二年五月

② 邱震海:《中國人成熟嗎?》,大山文化出版社,二○一三年六月出版

③ 《明報》:《帶六小學女生開房,校長公僕被捕》,二○一三年五月十四日

④ ⑤⑥⑧淨空法師:《人心壞了,社會亂了,怎麼辦?!—— 試看澳大利亞昆士蘭圖文巴和諧示範市講話》,二○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

⑦湯恩比:《紐約時報》,一九七九年

⑨潘耀明:《弘揚中華文化可以救世界——專訪淨空法師》,本刊二○一三年六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