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化管理與民心 (劉銳紹)

二月十日大埔發生導致十九人死亡的嚴重巴士車禍,港府馬上成立緊急應變小組,特首林鄭月娥由頭到尾親自領軍,把善後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條,不單得到市民讚賞,連泛民陣營也認為港府和各政府部門協調得相當好,沒有什麼可以妄加批評之處。可以說,這次車禍雖然令人痛心,但港府藉助這次危機處理,挽回不少民望。尤其是近年來因為政治問題而導致爭拗不絕,官方或多或少失去部分民意的支持,但這次事件說明,危機可以轉化為契機,關鍵是如何應對。

急人所急 減少政治化
事後初步總結,港府這次成功的原因,主要有三大原因。第一,急人所急,全面周到,細緻入微。用內地的話說,這是「人性化管理」。事發後,不單搶救部門即時行動,消防人員在五分鐘內趕到現場,把傷者分流到十二家醫院,林鄭月娥及一眾高官在三小時內已進行全方面協調,隨即公布八項即時的善後措施,匯集社會團體撥款一千多萬元支援,還在年近歲晚之時,按機制特事特辦,滿足死難者家屬的希望,在過年前處理後事。林鄭月娥過去擔任社會福利和發展局等工作,也直接處理過紅磡塌樓事件,這些經驗完全可以用上。這是平時積累下來的協同制度和危機意識的優勢,也是香港軟實力的表現。
第二,盡量減少政治化的元素。記得數年前南丫島發生海難,港府努力救災,但仍然避不開敏感的政治話題。時任中聯辦副主任李剛也許要表示中央的關心,好幾次在前線出現,還幾乎影響了救治。外界一般相信他不是有心構成阻礙的,但給外界的感覺是「有點藉勢凸顯中央,並介入香港內部事務」。
這次巴士車禍,中聯辦官員沒有站在第一線。習近平等中央領導人只是慰問和讚許(港府),沒有用「責成妥善處理」、「指示善後」等字眼,沒有給人「藉勢指指點點」的感覺。林鄭月娥恰也如其分地表示,香港有能力處理這次災難,減少被人炒作的機會。
第三,緊密跟進民間情緒,避免因小事而影響大局。這種意識很容易被忽略,但中央和特區政府這次特別注意,也許跟三月的立法會補選有關。經驗證明,選舉結果除了涉及平時的工作是否紮實之外,還跟投票前的社會氣氛有密切關係,往往因為一些事情處理失當,有利形勢變成不利。二○一二年立法會選舉期間,港府硬推「國民教育獨立成科」,到投票前夕才急急煞停,就是失敗的例子。
這一次,港府很快取消年初二的煙花匯演,林鄭月娥等高官減少出席春節喜慶活動,並強調這是聽了各方(包括泛民)的意見。至於年初一的花車巡遊,則因為這是國際活動而如期進行,顯示港府處事務實,在傷痛陰影和節日喜慶之間盡量取得平衡。

因勢利導 踏實行事
從上述三點可見,處理民情不能急功近利,而是要因勢利導和踏實行事。不少政圈中人從這次港府處理車禍的方法想到一些往事,發覺這些方法也可以應用在政府議題上。例如,當年陳方安生(時任政務司司長)處理圓明園國寶在港拍賣時,有關方面聽了某種意見,認為這種事情發生在回歸之後,會「傷害中國人民感情」,要求煞停。但陳方安生認為這是香港資本主義社會的一種經濟規律,不能破壞。結果北京派人來港高價收購國寶,並高調宣傳「這是愛國主義」,給人「亂花錢賣虛榮」的感覺,還向「兩制」施壓。
其後,陳方安生處理「法輪功」申請政府場地時,也按「兩制」模式辦事;內地則認為這是「縱容敵對勢力活動」,對陳方安生的印象更差,認為她「不配合董建華施政」,陳太最後辭職。
到了曾蔭權年代,中央要求他推行國民教育。其實,曾蔭權已按指示有所行動,但他畢竟了解香港的具體情況,認為這類涉及意識形態的事情必須細水長流,按部就班,不能操之過急。於是,他跟當年負責教育的孫明揚擬定推行國民教育的步驟,包括對學校增加撥款,推廣與內地交流。如今看來,他確是按中央精神,循序漸進。可是,後來有人認為他「陽奉陽違」,因為港府同時「不設定教材」,容許「校本主義」,讓學校自主安排國民教育的內容,實質是「沒有落實中央的意圖」。其後,曾蔭權成為階下囚,更是圈中人難以想像的事。
在在說明,北京對港府施政的放手程度如何,往往對施政的效率、效果有頗大影響。如果協調得宜,兩地可以出現我經常說的「互借東風,進退有度」的良性效果;但如果操之過急,則可能適得其反。總之,各方都要經一事,長一智,好好處理「一國兩制」的元素和微妙關係,才是中華民族之福。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