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悖論:探討柬埔寨波爾布特大屠殺的教訓(王曉林)

人性與獸性之別自古就是一個重大的哲學命題。它們真的僅僅區別在於「理性精神的追求與本能欲望的填充」(托爾斯泰語)嗎?事情好像沒有那麼簡單。請鍵入美國耶魯大學「Genocide Studies Program(種族滅絕研究)」網頁,用CGP三個字母做關鍵字搜索,這是「紅色高棉大屠殺(Cambodian Genocide Program)」的縮寫,讓我們以它為一個歷史和哲學的切片,做一次人性的觀察。
一個六百萬人口的小國,四十五個月內,三分之一生靈慘遭塗炭。殘害、刑虐和殺戮成為社會常態,浩劫過去了,沒有一個家庭還是完整的。一個上台後並沒有遭遇任何反抗的政權在轉瞬間屠殺了二百萬人,被屠殺人口與國民總數相對值為史無前例。這一場即使從動物學的角度講也過於不可思議的人類行為,卻是在「革命的精神追求」、「人民的利益保衛」名義下進行的,人性已陷入巨大的悖論泥淖,和獸性之間的界線已然泯滅。這是一場真正的人性災難。對於中國,它還意味更多一重的苦難和恥辱——這場浩劫中的「屠僑史」也是前所未有的,三十萬僑民在「消滅有錢人,消滅階級」的呼嘯裏像牲口一樣被宰殺了。這些僑民不是別人而是華僑——我們的同胞。
站在鐘屋殺人場曾經的血與白骨的泥淖中,所有關於「人類」的經驗和知識都已蒼白,剩下的只有從直覺出發的,對革命、人性和獸性的重新思考和定義。
在中國,有偉大革命領袖把沒有幾人能夠理解的各種激進的革命學說、理論、思想和主義高度凝煉為一個連販夫走卒、農夫桑婦都能聽懂的詞彙——「造反」,然後以煽動仇恨的手法普及到民眾,由此徹底截斷了走英國「光榮革命」或美國「民主立憲」道路的希望。而可憐的柬埔寨原是有希望走這條道路的。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為孫冶方經濟科學基金會志願者、民間顧準探索者。著有《顧準和他的時代》一書。)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