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神的溝通是否可能? (高宣揚)

  從古至今,與神溝通的種種事迹和傳說一直流傳。伊斯蘭教徒前往麥加朝聖,天主教徒和新教徒參觀梵蒂岡和耶路撒冷,都懷抱一種「實現與神溝通」的堅定信念。即使在西方哲學史上,也記載一部分哲學家與神進行對話的事迹。最著名的是西元四至五世紀的奧古斯丁,他的《懺悔錄》見證了他與神之間的心靈溝通過程。還有,十五至十七世紀的德國和法國神秘主義思想家們,也很生動地描述了他們與神溝通的親身體驗。他們生活過的修道院以及他們流傳下來的筆記和遺物,即使在科技突飛猛進的今天,依然成為人們「朝聖」的對象,吸引成千上萬的遊客和教徒,激發起他們更加強烈的興趣。

既是神學又是哲學本體論

  無論科技發展到何種程度,「與神溝通」的問題從未跳出人們的視野,人們始終不停地探索「神」存在的可能性,關注神與我們的相互關係。首先,這是因為人與神的問題直接關係到人的本質、世界的本質以及生命的奧秘。第二,人們始終不滿足於現實世界,一直嚮往「彼岸世界」,一方面夢想與彼岸的「神」溝通,另一方面也期盼超越自身和現實世界,希望能在現實之外,找到現實世界所不能解決的問題及其最終根源。哲學家把人的這個特點稱為「人的超越性」,認為這是人不同於一般動物和存在物的一個顯著優點。第三,它同人類的文化創造及思想探索緊密地相互聯繫,因為人類的一切創造活動,不管是在科學、哲學還是藝術上,在本質上都勢必要探索有限與無限的關係,都要解決與宗教相關的精神超越問題。

  因此,不能簡單地否定有關「神」的問題,哪怕是打著「科學」或「理性」的旗號。事實證明,科學只能在一定限度內發揮功能,卻無法最終證實或根本否定「神」的存在。這一點,康德和休謨都是比較清醒的,因為他們都承認人的理性是有限的。所以,對待神的問題的最好態度,就是反對一切形式的獨斷論,只能是結合實際生活,實事求是對待,進行必要的反思;既不要回避,也不輕易否定,但也不隨便盲從,更不能因此放棄個人的創造努力。

  這仍然不夠。我們還要意識到:解決和回答與神相關的問題是很難的,而且,探索這個問題的過程也將是反覆曲折和無窮無盡的。為此,人們必須謹慎耐心,不能因為思想的困頓和勞累,將這些問題擱置起來,因為它們既同好的生活密切相關,又同我們生活中遇到的精神困惑不可分割。我們固然不能為這些問題找到最終確定的答案,也不能奢求直接從他人口中或書本中得到既定的真理性答覆。在這過程中,一方面我們只能憑藉自己的堅持和感受,促使自己趨近富有神奇意義的可能世界,實現一再的「超越」,並在超越中同時完成一種令人愉悅的自我提升或遭遇精神煉獄般的思想磨練過程,另一方面又要認識到理性和人本身的有限,時刻謙遜地意識到自身對無限和完美的追求的必要性。所以,從某個意義上來說,宗教徒對全能的神的無止盡的渴望和祈求,同哲學家對世界的永恆「驚奇」是同樣的。

重估啟蒙運動對神的批判

  在人類歷史上,只有到了十八世紀啟蒙運動時代,隨著科學的進步和理性的勝利,對神的追尋和崇拜才受到系統的批判。絕大部分啟蒙思想家都主張把神的問題放置在理性知識的範圍之外,甚至把它與理性對立起來;而他們當中最激進的「百科全書派」思想家,如法國的狄德羅等,更主張無神論,把神當成「發瘋的鋼琴」加以否定。作為個人觀點,他們對神的否定是屬於他們自身的思想自由,無可非議。但這一思潮被片面地當成啟蒙運動的主流,長期影響著人們對神和宗教的態度,在一定程度上表現了現代人對神和宗教問題的極端化和簡單化傾向。

  然而,即使在啟蒙運動時代,也存在一批思想家,不主張簡單地否定神的存在及其積極意義。在當時的法國、德國和英國,曾經出現圍繞對待神和宗教問題的激烈爭論,而其中最為突出的是在德國。

  德國的萊布尼茲和哈曼,先後生活在啟蒙時代開端和末期,他們都反對獨斷,以不同的態度謹慎地對待神的問題。

  萊布尼茲在一七一○年出版的《神正論》中,針對法國思想家皮埃爾.貝爾對神懷疑的觀點,嚴正批判將理性與神對立起來的激進觀點,一再堅持「信仰與理性的和諧論」,強調人的思想與神的奇迹之間的可溝通性。

  萊布尼茲的神正論的基本思想觀點,後來成為德國啟蒙運動中,同啟蒙理性原則相對立的重要思潮的基礎。在他之後的哈曼,是一個浪漫主義的思想家和詩人。哈曼對宗教的興趣,更多是由於精神上的苦悶以及思想方面的超越欲望。哈曼於一七五八年發表《對聖經的沉思》,明顯地體現了他的思想的雙重性:一方面把宗教當成解脫精神壓抑、苦悶、失望的精神出路,另一方面,又把宗教當成思想創造和尋求精神自由解放的一個途徑;語言本身就包含神對人的啟示,宗教是人類物質和精神生活的延長和補充,它和藝術一樣,滿足人對無限宇宙和無盡審美世界的好奇與追求。

  由此可見,神是一種值得人永遠反思、揣想、設定、想像、期望和敬慕的對象,它可以引導思想的創造方向,可以給人類帶來希望,並有效地抑制和震懾一切惡,引導人們從平俗的世界中走脫出來,達到物質世界之外的崇高境界。

  (作者是上海同濟大學歐洲文化研究院院長。)

文章回應

回應


從古至今,人類都不斷追求「與神溝通」。圖為世界三大宗教聖地耶路撒冷的哭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