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該如何看待自然?(曾瑞明)

不知讀者是否仍記得高鐵的興建,令菜園村村民被迫遷?公共討論裏,人們大都能理解拆遷對居民的影響,問題只在於該如何補償或者是否支持不遷不拆。但在港珠澳大橋、機場建第三跑道等以填海為主的工程,似乎沒有什麼人受類似影響,只有海洋生物會被大型工程威脅。中華白海豚的數量已經一直下降。但海洋生物不懂抗議,也沒有代議士為他們發聲。我們還打「先發展,後保育」的口號,說工程後會建海岸公園讓白海豚「回歸」。生態真的可以被這樣對待嗎?當郊野公園都在「考慮」發展的時候,我們實在有需要探討人該如何看待自然的問題。

人類/生物中心論
其中一個討論的糾結,就是人類中心論(Anthropocentrism)與生物中心論(Biocentrism)的二元對立。某一些人類中心論者,認為自然只是被人類利用厚生的對象,自然最多只有工具價值。這多少反映現今人類的心態,經濟發展是硬道理,保護環境也不過是為人類想。一些人類中心論者,更是種族沙文主義者(Species Chauvinism),把人類利益永遠置於首位,即使那些利益多無聊—這似乎很難在任何情況都說得通︰如果有一個「壞人」,只是「貪得意」想吃吃狗肉或者海豚肉(都是智能很高的動物),於是就去殺害一隻狗或海豚,一般我們都會覺得那是錯的。
另一方面,一些深的生態論者(deep ecologists),如挪威哲學家阿恩.納斯(Arne Naess)等就認為自然有內在價值。首先,他們認為價值是客觀的,沒有人,價值仍在。他們眼中的自然,是一個沒有人,徹底的荒野(wilderness)。人被設想為侵入者、破壞者。沒有人的地球,那才是自然的最佳狀態,是最真實的。
事實上,筆者常聽到愛護環境的朋友說「人類就是自然界的最大敵人」,「沒有人地球就會好」。這種看法有幾個危險︰一、將人類社會跟自然徹底分開,反而令人跟自然更疏離。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