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世與自然契約(陳 彥)

法國最近問世的兩本書引起了筆者的注意:一本是題為《思考人類世》的學術文集,此文集收錄三十多位歐美包括澳洲有關此主題的專家論述,是「人類世」概念問世後在此方面進行深入討論的一部不可多得的論著。另一本書是法蘭西研究院院士塞爾(Michel Serres)的《自然契約》。此書於一九九○年出版,近又獲重版,可見其不同凡響的現實意義。這兩本書出版時間與背景十分不同,但卻有着重要的關聯性。
先談第一本書。筆者在本欄介紹過人類世概念的意義,此概念於二○○○年由自然科學家提出,認為從十八世紀工業革命以來,日益加劇的人類活動使得地球的內在進程發生了改變。人類自此生活在一個新的地質時期,在這個時期,人類活動成為地球生態演變的主導力量。人類世概念提出之後,影響所及,從科學領域進入人文領域,為思考人類命運和前途提供了新的光照,為人類對人與環境、人與自然、科學與文化的認識提供了全新的視角。新書《思考人類世》集各家關於人類世論述之精華,是此方面討論的一大收穫。

釜生態失衡和生態災難的禍首
此書內容繁多,包括了學者從各個不同角度對人類世概念的分析和思考,也有着一些截然相反的論點。筆者在此列舉較重要的一例,涉及到對人類世內涵的一個重要判斷。法蘭西學院著名法國人類學教授德斯科拉(Philippe Descola)在一篇題為〈人類,太人類?〉的文章中以十八世紀德國大科學家洪堡(Humboldt)為例,展示兩百多年來人類與地球關係的變化。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