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海外中國思潮的刊物—〈香港與新亞書院〉之六 (余英時)

一九四九年以後香港流行的反共刊物很多,但觀點和立場各有不同;大體而言,可以說是代表了二十世紀下半葉海外中國思潮的主流。我所謂「海外」包括香港、台灣、東南亞,以至美國。這裏只能就我個人切身感受略作介紹,不能詳說。
我初到香港,轉學新亞之後,不久便為兩個半月刊所吸引:一是在香港出版的《民主評論》,另一是在台北出版的《自由中國》。二者之中,我對於《自由中國》的興趣更大,因為它的發行人是胡適,其「宗旨」則是全力推動民主自由在中國的實現。但《民主評論》也是我十分尊重的,因為它的編者和主要作者正是新亞書院的創校老師:張丕介師是主編,錢賓四師和唐君毅師則是顧問。《民主評論》的基本立場是維護以儒學為中心的中國文化。這也是他們不能不反共的理由所在。如所周知,中共一向將現代儒學看作是「封建殘餘」,其「反動性」尚在「資產階級思想」之上,必須徹底消滅之。
關於以上兩大刊物之間的背景、異同與交涉,我已在〈《民主評論》新儒家的精神取向〉一文中作了分析和討論,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看。(這是我為彭國翔《智者的現世關懷─牟宗三的政治與社會思想》所寫的長序,台北:聯經出版,二○一六年出版。)這裏我只想指出:《自由中國》和《民主評論》代表了當時最高文化水準的中文期刊,香港的流亡知識人幾乎人手一冊,至少我是每期都不放過的。更值得指出的是:自由民主理想的追求(《自由中國》)和儒學現代意義的探索(《民主評論》)終於構成以下幾十年的兩大主要思潮,不斷推陳出新,而且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後這兩股思潮先後傳入大陸,至今仍在餘波盪漾之中。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