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恐襲與歐洲文化幼稚夢 (陳彥)

繼二○一五年十一月十三日巴黎慘案之後,恐怖分子又於今年三月二十二日襲擊了歐盟總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伊斯蘭恐怖威脅的陰影成為歐洲人揮之不去的夢魘。面對恐怖襲擊,歐洲各國一方面上下動員,從治安、政治、財經等層面尋找反恐良策;另一方面,意識形態、宗教、文化等層面的反思也日益深入。今年以來,兩個與伊斯蘭有關的事件引發了廣泛的討論:一是二○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發生於德國科隆等城的穆斯林移民性侵案,二是三月底時裝品牌商推出的模仿伊斯蘭全身罩袍的女性時裝。

性侵案與罩袍時裝引發討論
第一個事件的討論由著名阿爾及利亞籍法語作家、媒體人達歐德(Kamel Daoud)的一篇評論文章引發。科隆性侵案一個月之後,達歐德針對這一事件在法國《世界報》發表評論,認為伊斯蘭社會對男女關係的扭曲是穆斯林年輕移民在西方自由土地上犯罪的原因之一。同時也指出歐洲在接受難民之後還面臨嚴峻的整合移民的任務,而對於移民本身來說,更面臨接受民主、自由觀念,融入歐洲社會的問題。
達歐德的言論立刻激起了批評聲浪。法國十幾位學術界知識人聯名於二月十一日在《世界報》刊文強烈批評達歐德。他們認為達歐德的文章以偏概全,將小量移民犯罪泛化成全伊斯蘭的問題,是典型的反伊斯蘭(Islamophobie)言論。同時也指責他為西方優越性張目,重蹈西方殖民主義企圖改造伊斯蘭文化的覆轍。面對這一道德評判,達歐德本人不堪重負,宣布從今以後不再介入爭論,不再從事記者寫作,潛心文學創作。不過,達歐德本人退出公共空間的表示沒有結束爭論,相反激起了至今仍然不息的反響。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是旅法學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