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方的轟動(胡化)

  最近,有一個名字愈來愈引起內地知識界的關注,他就是何方。先是鳳凰衛視《口述歷史》節目連續兩期請他回憶與中共早期領導人之一張聞天的交往﹔接著,他的新作《黨史筆記——從遵義會議到延安整風》開始由香港回流內地。有讀者看後發出「橫空出世」的驚歎,有老人讀後有「朝聞道,夕死可矣」的感慨,還有人把何方譽為當今王船山。

  何方是何許人?他到底說了什麼,能引來這般轟動﹖

  原來,何方是個八十三歲的老人。他十幾歲到延安加入中國共產黨,在搶救運動中挨過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長期擔任張聞天的助手,協助張聞天辦外交。一九五九年,張聞天在廬山會議上倒了楣,何方在外交部也成了右傾機會主義分子。改革開放以後,何方復出,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所長、國務院國際問題研究中心副總幹事等職。他曾與李一氓一起堅持向鄧小平建言,改變中共對時代的判斷,從「帝國主義與無產階級革命」的時代變為「和平與發展」時代,對外交內政影響深遠。北京學者李慎之知道他對中共黨史有獨到見解,建議他的研究重點從國際問題轉入中共黨史。

  談到為什麼在耄耋之年才告別了五十多年的國際問題研究,而改行研究中共黨史時,他說﹕「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不贊成在歷史和現實中的造神造假。許多親身經歷和有目共睹的事竟被掩蓋或弄得面目全非。這就使人感到,講了六七十年的實事求是,至今仍然只是個口頭禪,說的和做的,內部談的和對外講的,往往不一致。到了大躍進、廬山會議、三年困難時期,已發展成全黨全國都在和都得說假話,而且到現在並沒有完全糾正過來,還要掩蓋一些重大事實、重複一些假話。這是個人崇拜的意識形態、黨的一元化領導體制、嚴格的輿論控制必然產生的結果。而尋根究柢,還得回到延安整風。因為正是延安整風,為中國規劃出了這一行之百年有效的管理模式。現在的政治體制和輿論一律,以及委任制、等級制、保密制等配套措施,並不比延安整風時遜色。那時還有個『三三制』,現在已完全一元化了。所以,正本清源,要談建立民主法治社會,保障新聞出版自由,使中國成為真正和全面的現代化國家,就必須認真反思延安整風,徹底批判個人崇拜。」

  在何方之前,已經有高華、王若水等人對延安整風進行獨立研究,打破了流行多年的神話。高華的《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等書受到內地知識界的好評,但這幾位作者畢竟沒有親歷延安整風。在何方看來,某些方面他們仍然沒有跳出官方史學設置的圈套。何方既是嚴謹的學者,又是歷史的親歷者和大徹大悟的思想家,他的書不但史料扎實、邏輯嚴密,而且在恢復歷史真相方面有相當大面積的突破,獨到的見解讓人耳目一新,使傳統的中共黨史編篡學體系土崩瓦解。所以他的著作一出手,就征服了所有讀者。就連那些在中央黨史研究室、中央文獻研究室供職的官方學者,私底下也不能不對何方表示﹕佩服,佩服﹗

文章回應

回應


何方(右)近來愈來愈受內地知識界關注。圖為何方夫婦合照(胡化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