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讓我們把「榮譽」讓給日本婦女(張錦滿)

愛國婦女?性奴?

  七月初,日本文部科學大臣中山成彬引用一名在加拿大的日本女學生的話——「亞洲受害婦女應為充當慰安婦感到自豪」,並表示頗為感動。聽者皆嘩然,這樣荒謬言論非直斥其非不可。

  這名日本女學生的話,是來自當年日本政府推行「慰安政策」及「犧牲小我,成全大我」的所謂「愛國思想」。二戰時,美國向日本投下兩顆原子彈,日本投降,美軍進駐日本。日本政府避免平民婦女受侵犯,於是推行慰安政策,籌集啟動資金,協同妓院老闆,並以美麗口號召集肯「為國犧牲」的「愛國婦女」,組成服務美軍的慰安婦。對日本國民而言,慰安婦乃「為國為民犧牲的光榮職業」。

  今天該日本女學生的說法,其實是受日本軍國主義思想蒙蔽。「慰安婦乃為國犧牲」這樣的說法或許適合日本,卻完全不適用於其他國家的慰安婦身上。日本當初侵略亞洲其他國家時,強拉當地婦女充當日軍慰安婦,一來沒有諮詢當地政府和婦女的意見,二來沒有完善制度,根本是奴役當地婦女,與愛國政策毫無關係。日本軍國主義者以自己一套思想和邏輯,強加於其他國家婦女的身上,還以為自己在做「好事」,製造「愛國婦女」,而該日本女學生竟信以為真,實在是荒天之下大謬。

日本慰安婦也沒好下場

  在亞洲各國,慰安婦皆非自願參加。既然並非自願,那麼當慰安婦何來會有榮譽﹖相反,只有無盡的屈辱。當慰安婦悽慘如性奴,甚至連薪金也未收足,那又怎會是光榮、合理的職業呢﹖

  事實上,後來日本自己實施的慰安政策,也是無疾而終。那時日本慰安婦服務美軍後,大都很快染上性病,而美軍後來也放棄這種服務。之後日本慰安婦解散,但都沒有好下場。她們為國犧牲後,卻沒有遣散費、補償金,至於不幸死亡的,又有否被供奉在靖國神社去呢﹖

  「慰安政策」甚至在日本也行不通,而日本軍國主義者在之前竟然強行在亞洲其他國家實施,真是不合道理到極點。今天,日本政客仍可口出狂言,真令人震驚。

  大是大非的問題,無法不開口。既然日本政客和女學生認為當慰安婦是光榮的事,那麼便讓我們把這種「榮譽」永遠拱手讓給日本婦女吧﹗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