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議重拾「人類共同倫理行動」 (楊生華、楊漢群 記錄、整理)

  一股反思經濟至上、重回中華聖賢經典尋找根本的思潮正在中國內地興起,這股思潮獲得政府官員、學者、民間機構與公眾三類力量的呼應和配合。在此背景下,中國著名語言學家,第九、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國文化院院長許嘉璐先生,正集合中國學者和各界力量,並聯合全球學者,發起新一波的「構建人類共同倫理」行動,以接續上世紀八十年代歐洲曾經興起的探討人類共同倫理潮流。與此前浪潮不同的是,許嘉璐希望此次行動更強調不同文明真正平等、相互尊重,由各文明語境中的學者講述對本文明的反思和展望,在對話中形成基本共識,向大眾傳播,並獲得各國政府的政策支持。

  二○一四年九月二十六日,許嘉璐院長在由中國文化院和香港浸會大學聯合主辦的「第二屆中華國學論壇」上,發表了「全球語境中的中華文化」主題演講,系統闡釋了為何中國學者要發起此次行動、這次行動將重點解決哪些問題、如何通過此次行動引導世界思考應對文明共同危機的辦法。

  在二○一四年五月二十一日於山東召開的「尼山世界文明論壇」上,許嘉璐重新拾起「構建人類共同倫理」的話題,隨後九月七日在北京舉行的第四屆世界漢學大會上,許嘉璐對此又作了進一步闡述,「令我高興的是,每一次都得到各國的許多學者的呼應」,許嘉璐說。

  據中國文化院執行董事、總經理蘭華升介紹,呼應許嘉璐先生的此次行動,下一步許嘉璐將領導中國文化院在新加坡舉辦「王道論壇」,在印尼以「孔子與穆罕默德」為主題舉辦儒家文明與伊斯蘭文明的對話,在福州舉辦「第二屆中華文化發展方略兩岸四地文化沙龍」等。

中國學者和神學家要發出聲音

  許嘉璐在中華國學論壇發表主題演講時正式提出其發起新一波構建人類共同倫理行動的構思:「我的想法是由中國學者發起,接續『人類共同倫理』的探討和呼籲。三十年來,歐洲學者和神學家們的經驗與成果將是接續者從事這一事業的基礎和出發點。和前此的浪潮有所差異的是,我們應該更加強調不同文明的真正平等、相互尊重;由生活在不同文明語境中的學者講述對本文明的反思與展望;同時,還要積極向人們介紹不同文明內在不斷提升的經驗。」

  許嘉璐強調說:「顯然,在這個論題上,中國學者和神學家們自然要發出自己的聲音,而在過往的三十年中,這方面顯然是令人遺憾的。」

  許嘉璐表示,中國內地近年來,尤其是進入這個世紀的第二個十年,「回收利用前現代」已經成為從城鄉公眾到學者、到國家領導人,共同關心並參與的事情,而且這三類人漸漸趨向彼此相應與配合。只不過這種「回收」是直接回到世界軸心時代本民族的智慧巨人孔子、老子、孟子,以及雖是外來卻已經本土化了的佛陀那裏,重新溫習並審視他們的教導,尋其根本,汰其適合農耕和帝制時代,但已不適應現代者。

  目前中國內地已湧現一千六百多家旨在傳播傳統文化的書院,而在山東許多地方,「鄉村儒學」——學者走進村鎮,為村民講述傳統文化和本地鄉賢、歷史,頗受歡迎。令這些學者和機構振奮的一件事是: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二○一三年八月十九日中央宣傳工作會議和十一月廿六日在山東曲阜講話時,都特別提到,要「講清楚中華文化積澱着中華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發展壯大的豐厚滋養;講清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突出優勢,是我們最深厚的文化軟實力」。

讓世界獲得和平與友愛

  回溯過往的文化發展,有助於清楚理解新一波構建人類共同倫理行動。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歐洲曾經興起了探討人類共同倫理的潮流,一批傑出的公共知識分子,包括許多著名的哲學家、神學家、歷史學家、社會學家、心理學家,透過後現代主義和文化多元化、文化多樣性學術之風,提出了後現代主義所沒有顧及的「不同文明對話」和「構建人類共同倫理」的倡議和行動。不同文明對話是方式,是通道,是過程,構建人類共同倫理是目的,是應對殘酷的現實、消弭戰爭屠殺的遠景。

  學者孔漢思在長期研究世界所有「偉大的宗教」的基礎上,開始為構建人類共同倫理呼籲奔走。他認為,在儒學、佛教、猶太教、基督教的宗教倫理中具有十分相近的要求;他認為,如果各個文明真誠對話,使共同倫理形成約束的力量,世界就可以獲得和平與友愛。經他和同道者的努力,一九九三年在芝加哥舉行的世界宗教議會通過了《世界共同倫理》的決議,二○○一年聯合國發布了《通往未來之路》(傑出人士小組報告:《跨越分裂,文明間對話,聯合國報告》)的方案。

  「構建共同倫理」一時間形成了歐洲學界的熱潮。現在,雖然這一討論的熱度由於種種原因已呈減退之勢,但他們開闢道路的影響仍在。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