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科學家誕生的土壤 (潘耀明)

  科學是沒有國界的,因為她是屬於全人類的財富,是照亮世界的火把,但學者是屬於祖國的。

  ——(法國)巴斯德

  高錕凱旋歸來,港人又可以一瞻他的風采,可惜除了他燦爛的笑容沒有改變外,他對眼下的一切已無言以對了,這是令人遺憾的事。

  高錕在此之前已獲得不少殊榮,包括於一九九六年,日本政府頒給他榮譽很高的「日本國際賞」的大獎,獎金高達五十萬美元。

  高錕與香港關係邇密,香港是他擔任高等教育教授和校長凡十四年的地方,香港在此之前卻未曾給過他任何應有的榮譽。至於內地,中國科學院紫金山天文台於一九九六年宣布命名一顆新發現的小行星為「高錕星」(國際編號3463),以表揚「香港中文大學校長高錕教授在光纖通訊的傑出貢獻,以及他推動科學發展和學術交流的成就」——在此之前,也已有不少海內外名人獲得這一榮譽了,所以這也只能說聊備一格而已。

  沉默多時的特區政府終於出聲出面了,說是「醉心光纖研究的高錕,當年在中文大學做校長時,推動本地科學發展不遺餘力,促成科學園成立。」特區政府為表揚他的貢獻,將科學園一個金蛋地標,即會議中心和廣場,命名為「高錕會議中心」。

  我想起中大前校長金耀基教授在高錕獲諾貝爾獎的酒會上說過的話:「高錕校長光纖的發明是一項偉大的發明,中國過去有印刷術、火藥、指南針三大發明。高錕的光纖可以說是中國人的第四大發明。」①

  高錕無疑是一位偉大的科學家,他的發明是屬於全人類的,與此同時,也是全球華人的榮耀!

  第一位獲得菲爾茲獎(Fields Medal) 的華裔數學家丘成桐教授,在接受本刊訪問時,對中國官方沒有表揚高錕獲得諾貝爾物理獎,大不以為然。丘成桐忿忿不平地指出:

  他是香港人,他在香港念中學,在香港做大學校長,在香港生活、工作了很久。

  總不能說香港人不是中國人吧?種種事情都表現出他是道道地地的中國人。中國高官應讚揚他的學術成就,或至少有所表示。畢竟諾貝爾獎是一個極大的榮譽。②

  高錕獲獎前接受筆者訪問時指出:「早在一九七三年,我便到過中國。那時,我是香港中文大學一個訪問團的成員,交流與考察的是教育方面的情況。到一九七九年前後,我已離開大學回到我剛才提到過的美國公司,繼續光纖的研究及發展應用。美國總公司很希望打開中國市場,我便經常為此而往返大陸。公司在中國的合營公司,是上海貝爾公司。現在,該公司已成為他們最大的交換機生產商。」③

  高錕於上海出生,在香港受中小學教育,在中文大學執教鞭,當過中文大學校長,曾促進中港高等教育交流,後來還為改革開放後的中國市場出過力。但是,中國官方對他獲諾貝爾物理學獎,卻不置一詞,令人大惑不解!

  也許有人說,高錕入了外國籍,不是地道的中國人,但中國本身有產生偉大科學家的土壤嗎 ?! 溯自上世紀到本世紀初,「科學和人文的發展都是人類歷史上空前的。在二十世紀初葉,基本科學經歷了劃時代的突破,工程和醫學從而一日千里,通訊和交通也將整個世界縮小。這種種科技上的進步,使人類的智慧得到淋漓盡致的發揮。中國人雖然對這個偉大世紀有一定的貢獻,但捫心自問,我們不能不承認我們偉大的科學家大多數是在海外訓練的,而大多數重要的工作也是在海外的大學和實驗室完成的。」④

  目下已有八個華人獲諾貝爾獎,在十三億人口的中國,人材濟濟,反而沒有人獲獎或誕生偉大的本土科學家,這倒是中國當局袞袞諸公要捫心自問和值得反思的事了!

  注:

  ①金耀基:《「高錕的笑容」——科學與教育的卓越貢獻》,本刊二〇〇九年十一月號

  ②苗曉霞:《追求真與美——專訪沃爾夫數學獎得主丘成桐教授》,本刊二〇一〇年三月號

  ③潘耀明、余非﹕《把光傳送得更遠——訪「光纖之父」高錕教授》,本刊二〇〇二年五月號

  ④丘成桐:《丘成桐詩文集》,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