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備受批評的世衛──新冠肺炎突顯的國際公共衛生治理危機(陳偉信)

新冠肺炎疫情歷近三月,世衛(WHO)雖剛「破格」宣布新冠肺炎為「全球大流行」,也不斷「要求」各國,特別是歐洲國家加緊控制疫情,但總體而言國際媒體對世衛處理疫情毀多於譽,矛頭直指曾任埃塞俄比亞衛生部及外交部長的世衛總幹事譚德塞(Dr.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直言他領導下的世衛在這次疫情上反應過慢。而他對中國處理疫情方法讚譽有加,更令不少政府有所微言,例如台灣副總統、本身是傳染病學及公共衛生學者陳建仁,就批評譚德塞在死亡率的問題上「外行人說話」,也不滿世衛只跟隨中國大陸在新冠肺炎的數據及說法,漠視台灣在去年十二月起通報的努力。
筆者不是傳染病學學者,在討論傳染病學及公共衛生層面自是更為外行,但世衛以至各國在面對疫情時乏力,民間社 會─特別是台灣及香港─種種「自救」行為,卻成為當下公共衛生的全球治理,以及全球化對國家能力及地緣政治的一面明鏡。思考得宜(假如人類沒有因此而滅絕的話),或可成為重構國際公共衛生體系的契機。

框架早已跟不上時代
世衛現時處理跨國公共衛生危機的框架,源於二○○五年修訂的《國際衛生條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而《國際衛生條例》作為一條國際條約,自然是針對國家在公共衛生的責任,以及強化世衛成員國面對全球傳染病及公共衛生的能力,例如成員國有責任向世衛即時通報可能構成「國際公共衛生緊急狀態」(PHEIC)的傳染病及公共衛生事故,成員國也有責任在出入口岸訂定相關處理傳染病及公共衛生的政策及程序。而世衛轄下多個專家小組,就負責評估當前危機,提供資源、培訓及支援予成員國等工作。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