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學迷彩與人臉辨識(REFRACT)

今時今日,臉是我們的最大資產,也是最大負擔。KOL可以靠臉吃飯,但平民百姓卻要因為自己的臉而擔驚受怕—近年,內地的人臉辨識系統發展得爐火純青,主要城市都設有辨識鏡頭,基本上,政府能隨時掌握任何人行蹤。相信香港雖然仍要一段時間,才會發展到如斯田地,但政府極力推行的智慧燈柱/監控燈柱,其實已經如箭在弦。
香港政府正計劃在市區分階段安裝四百枝智慧燈柱,同步建設5G無線網絡。配備5G網絡的高清鏡頭是什麼概念?理論上,是可以連你臉上的表情都錄得一清二楚,而今年六月在觀塘及啟德地區投入應用的五十枝燈柱,更被批評會將數據直送政府,甚至警方。
停用八達通、將重要卡類如信用卡或新智能身份證放入RFID卡套,已經是監控新時代的基本功,但街上無數的監控鏡頭,又可以如何避開?事實上,戴口罩、帽或太陽眼鏡,都不能完全阻礙監控鏡頭,因為現在的AI已經能靠露出的臉部部分,來大概計算整個人的外貌,因此希望逃過監控的人,可能需要反其道而行—透過猶如光學迷彩的科技,影響智能監控系統。
二○一七年,柏林藝術家Adam Harvey和設計團隊Hyphen-Labs合作推出HyperFace,以肉眼看來,HyperFace就是一款鋪滿方格的迷彩,但在人臉辨識系統看來,那些方格就是眼耳口鼻……
在人工智能「眼」中,HyperFace相等於一千二百張人臉,將能令人工智能無法準確分析,甚至有機會令系統直接Overload,HyperFace的創意在於,它從不打算遮住人的臉,反而是透過呈現更多的臉,來保護唯一的真臉—人多從來勝算大,人數愈多,監控系統就愈難從中獲得有用的資訊,HyperFace的出現,讓反監控者就算只得一人,也彷彿有過千名同伴在旁;假如使用HyperFace的反監控者多於一人,效果更加顯著。
值得一提的是,Adam Harvey沒有將HyperFace當成商品正式發售,但也沒有禁止人使用HyperFace,換言之,任何人都可以自行以HyperFace為圖案制作T-shirt或披肩,讓這項發明真正「遍地開花」。
Andy Warhol曾經預言,人人都可以在未來成名十五分鐘,我們已踏入一個任何人都可以被輕易看見的年代,反而要像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中的免色先生那樣,完全保護自身的個人資訊才是難上加難。
在這個時代,不被看見的自由,才是最寶貴的。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