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盤生態與現代基本價值(陳 彥)

從一定意義上講,二○一九年可以說是法國的「生態年」。社會保護生態的呼聲極為高漲,各黨派概莫能外也都在談論氣候與生態。二○一八年底開始一直貫穿至今的黃背心運動目前雖然稍有緩和,但其陰影仍然籠罩巴黎。在這一反對政府以生態轉型為名增加燃油稅運動的同時,以青年為主的要求政府與社會切實行動,將應對氣候升溫的承諾變成付諸現實的遊行集會也持續不斷。二○一八年十二月,法國四個非政府組織牽頭向巴黎行政法庭提起對政府的訴訟,控告政府在氣候問題上行動不力。這一被稱為世紀訴訟的行動在短時間裏徵得二百多萬人的簽名,規模空前。
今年五月,歐洲議會大選,法國歐洲生態黨獲得近百分之十四的選票,成為第三大政治力量,出人所料。與此同時,德國綠黨也獲得超過百分之二十的選票。在整個歐洲範圍內,綠黨成為歐洲議會第四大政治力量,這也將為歐盟生態與氣候保護政策提供有力支柱。展望後續發展,隨各地氣候異常情況日益頻繁,歐洲公民生態意識勢將持續高漲,社會保護生態行動也會繼續保持強勢。正是在這種氛圍之下,巴黎將迎來二○二○年三月的市政選舉,生態議題無可置疑是此次選戰的核心議題。

從自然與社會系統間互動尋解決
不過,筆者此文的重點並非是描述法國社會目前生態意識的高漲,而是希望透過上述簡單的歸納深入至生態議題對思想政治與意識形態層面的影響。我們知道,法國二○一七年總統選舉馬克龍異軍突起贏得選戰,以其非左非右的模糊意識形態打破傳統政治分野。不少分析認為這一現象僅屬偶然,左右政治分野仍然會主導民主政治光譜。然而,此次法國歐盟議會選舉不僅左派再次被挫敗,傳統右派也潰不成軍。選舉結果顯示法國政壇呈現極右、中派與生態力量三角鼎力態勢。同時這三股政治派別似乎也處於一種十分不穩定狀態,而其中一個重要變數即是生態議題對各傳統政治力量和意識形態的衝擊及其互動重組。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