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拉縴的人 (許世旭)

  在台灣漂泊的我,竟因兩位拉縴的人而泊靠中國文壇,同時種下了與我解不開的中國結。一位在美西種竹養蘭,一位也在美西卻早已過世了。我在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