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識 定調 還原──如何踏上譯道文化雙程路(金聖華)

二○一九年初,承蒙上海導演徐俊邀約,囑我把英國詩人芬頓所撰《趙氏孤兒》翻譯為中文,五月達成協議,此書交由台灣莎士比亞專家彭鏡禧教授及我二人合作譯出,並將以音樂劇形式於今年六月在上海公演。
這件事因我而起,由我促成。事成之後,不免有點心中忐忑。由於雖曾翻譯過不少作品,但是從未與人共譯過任何文本,這翻譯的過程中,到底要怎麼樣分工、協調、磨合、成稿,的確是一個嶄新的歷程,成功與否,有賴許多因素。首先,雙方必須開誠布公,悉心投入。其次,合作二人自身的學養經驗,應該相去不遠,甚至互補長短;對翻譯本質的認知,以及譯前策略的釐定,也應達成共識。至於彼此有否接受不同解讀,殊異譯筆的雅量與胸襟,則更是一個十分關鍵的要素。
與彭鏡禧教授相識於多年前。有一回,余光中教授邀請我去台北出任梁實秋翻譯獎的評判,除了余教授本人,另一位評判就是彭鏡禧。記憶裏,那是所有評獎活動中最認真也最吃力的一次。我們三人一早就到會場──一個樸素的教室,一份份稿件放置面前,大家一打照面,就坐下開工,對照原文,反覆評閱,仔細分析,來回比較,忙得不亦樂乎。午飯以便當充飢(台灣的便當十分可口,令人回味),旨在速戰速決,飯後立即重新投入,直忙到日落西山,華燈初上,方才評獎完畢,功德圓滿。在繁忙的過程中,發現彭鏡禧原來是榮獲這個獎項的過來人──第一屆譯詩組及譯文組的雙冠軍,難怪余教授對他這麼器重。其後,我在中文大學籌辦全球華文青年文學獎時,更多次邀請彭教授出任翻譯組終審評判,因而更對他產生進一步的認識。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