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阿虫(馬 龍)

那天清晨,舒眉弄醒了我。
快看快看!她邊說邊塞給我手機。
前一個晚上,為了下月澳洲悉尼畫展而寫畫,弄得很晚才睡。撐惺忪睡眼一看,剎那間睡意全消。
阿虫在美國走了!
朋友傳來短訊向我求證,我立即盡一切渠道打聽,心中寄望於萬一,希望是個假消息。
才不過兩個月前,我在尖沙咀商務印書館舉辦畫展,開幕後和一班師友吃晚飯,席間談起阿虫,有人立馬用手機打長途電話給他,然後我們每個認識他的人,輪番和他嘻嘻哈哈胡扯一通,我還說希望明年到紐約辦個展覽順道探他。當時他的談吐狀態顯示他精神飽滿,毫無異狀。
然而,阿虫夢中去世的消息被證實了。
之後,傳媒朋友陸續聯絡我,相識與不相識的都有,問我阿虫的藝術生平和生活點滴。
阿虫本名嚴以敬,其繪畫藝術很明確地分為兩個時期。上世紀六十年代初,他以嚴以敬的本名在《天天日報》、《快報》和《萬人雜誌》發表政治漫畫,二十多年間留下無數嬉笑怒罵、無畏無懼、膾炙人口的作品。
八十年代初,嚴以敬毅然放下一切舉家移民美國,自此專心以阿虫筆名(注意並非「蟲」)創作他獨有的水墨心靈小品。
我跟傳媒朋友說,「嚴以敬」年代,我認識他,他不認識我。他在政治漫畫領域鼎鼎大名,也是那個年代在香港中文媒體獨一無二的政治漫畫家,我對他是高山仰止,但無緣識荊。
跟阿虫結緣,是於九十年代初他回流香港之後。
當時方舒眉為一份時尚文化雜誌作主編,每期都要訪問一位文化名家,她想訪問阿虫。當時阿虫在上環西港城開了一爿「虫畫世界」畫廊,我冒昧地打電話聯絡他,阿虫爽快地答應了。是次訪問非常愉快,興許我也是畫漫畫的關係,共同話題多,且能心領神會。
二○○二年,他的畫廊遷到中環閣麟街一間閣樓,二○○四年我和舒眉也在同一街上貸了房子設立工作室,與阿虫的「虫畫世界」僅十數步之遙。成為街坊之後,我有空就過去串門,交往就多了。
舒眉的葉玉樹老師很喜歡阿虫的畫作,我居中引介,他們一見如故,喝酒聊天,談文說藝,我亦通常在座。葉老師學生眾多,有一位蔡天沛君更曾經為阿虫辦了一次展覽。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