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觀毛澤東逝世後的中國 (章立凡)

  毛澤東不願死後被人參觀,他曾於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七日,帶頭在倡導遺體火化的文件上簽名﹔毛澤東也不喜歡摸鈔票,對衛士長說那東西很髒。

  如果死後還有知覺,躺在紀念堂裏的毛澤東已經忍受了三十年騷擾,無法入土為安﹔如果某天早上他從冰冷的水晶棺中坐起,走出這間世界上最大的臥室,會發現自己的畫像依然無所不在,不但仍掛在臥室對面的天安門城樓上,還印在百元大鈔上到處流通,全國人民都在為那骯髒的紙片奔忙……

  其實,令老人家不如意的東西還很多﹕他一直提醒全黨要「防止資本主義復辟」,但至今「姓社姓資」都屬於「不討論」的話題﹔他認為農民運動「好得很」,但這在當今「父母官」眼中絕對屬於「惡意維權」﹔他曾主張「新民主主義的憲政」,如今「民主」、「憲政」都是網絡上的敏感詞……

毛逝世前 中國「均貧」

  半個多世紀以來,中國人民對未來曾有過兩次美好的憧憬﹕一次是一九四九年建立的共和國,另一次是一九八○年開始的改革開放。第一次發軔革命的理想,第二次則憑藉改良的理念。

  毛澤東領導的新政權,通過激進的土地改革,將土地分給農民﹔然後又通過合作化、人民公社化將土地重新集中,要搞「一大二公」的規模經濟,其結果卻是「規模而不經濟」。「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制度,實際上是一種變相的農奴制,除了徵收農業稅的功能外,根本無從提高農民的生產積極性。

  新政權通過公私合營的形式,只支付了相當於成本百分之五十的定息,就將全國的工商業集中到國家手裏,據說是要通過國家資本主義過渡到社會主義。其結果卻是消滅了市場經濟,國家資本主義成了全面壟斷的代名詞。壟斷不僅體現在經濟領域,而且通過社會一體化,迅速擴張到各個領域。

  一九四九年新政協通過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繼承的是民主憲政和聯合政府傳統共識,一九五四年憲法才正式確認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從此,執政黨獨自承擔起全部社會責任,並通過發動階級鬥爭和各種政治運動走向集權。從一九五七年「反右」 到一九六六年文革爆發,昔日盟友淪為改造物件,「人民民主專政」剝落得唯存「專政」。一九七六年毛澤東逝世時,民主憲政和共同富裕的建國理想,已經異化為壟斷一切的體制和「均貧」的社會。

改革開放導致貧富懸殊

  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的改革開放,重新喚起了人們對建設現代化富裕國家的美好憧憬。經過二十多年的努力,經濟的飛速增長令全世界矚目。但由於政治體制改革的滯後,毛時代集權體制的剛性依然存在,壟斷的慣性隨着經濟發展而日益貪婪,腐敗成為社會的癌症。在城市化的進程中,土地出讓金是地方政府的主要財源,「屁股決定腦袋」,權力與資本的聯姻,使政府成為「圈地運動」等各種利益博弈的最大莊家,否則就無法解讀每年高達九千億元的公款消費。

  根據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的統計資料,中國目前的基尼系數為零點四五,佔總人口百分之二十的最貧困人口佔收入和消費的份額只有百分之四點七,而佔人口百分之二十的最富裕人口佔收入和消費的份額高達百分之五十。社會分配不公到了這樣嚴重的程度,「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改革口號,幾乎成了一種諷刺。既然「貧窮不是社會主義」,貧富懸殊就更不是社會主義,甚至連國家資本主義也不像。

  革命平等理想的象徵

  中國在毛澤東逝世後告別了「階級鬥爭為綱」的時代,但憲法中仍保留了「階級鬥爭還將在一定範圍內長期存在」的表述,這句話在社會矛盾日益尖銳的今天,似乎被賦予了新的含義。雖然中國對外強調生存權和發展權是具體的人權,但資本的發展權正在迅速吞噬人民的生存權。在生存權與發展權的抗爭中,地方當局往往站在資本一邊,導致群體事件、生產安全事故、環境污染層出不窮,工人、農民這些憲法地位上的主人翁,淪落為弱勢群體。

  執政黨的社會理想是消滅分工,消滅差別,現代化進程卻要求擴大分工,擴大差別,這就使執政理論逐漸形成了悖論,無法自圓其說。在改革遭到普遍質疑的時刻,毛澤東的幽靈重新在中國上空遊蕩。他作為人民大救星的神話早已破滅,但在民間仍被視為一位氣場很大的神祇,可以鎮妖降魔。在革命與改良的循環賽場上,毛澤東作為革命平等理想的象徵,仍被不同的利益集團反覆搬用、各自詮釋。部分被市場經濟邊緣化了的群眾,開始懷念那個革命平均主義的年代,即便是平均分配貧困。一些原教旨學者則主張重回計劃經濟的鳥籠。

無法走出毛的陰影

  迄今為止,中國的政治體制無法完全走出毛澤東的陰影,執政黨仍需獨自應對改革開放帶來的全部內外壓力。毛澤東的遺體繼續奉祀,毛澤東的遺產卻令人尷尬。除了「反右」、「大躍進」、文革的歷史禁忌以外,權力不受監督的毛氏習性,更是動搖政權合法性的負資產。壟斷之下無和諧,如何維持一黨執政地位,避免腐敗帶來的亡黨危機,成為困擾執政黨領袖的噩夢。

  五十七年來,歷史給了一黨執政體制兩次機會﹕中國人民用一半的時間體驗毛澤東領導的革命,用另一半時間感受鄧小平開創的改革。但無論革命或改革,其合法性都源自民主憲政的承諾。如果經濟體制改革不能使大多數人受益,政治體制改革仍無所突破,則整個改革將異化為一頭食人怪獸,歷史會走向新一輪迴圈,執政黨只能獨自承擔改革失敗的後果。

  二○○六年八月十二日 北京風雨讀書樓

文章回應

回應


中國鈔票上印上毛澤東的肖像,但原來毛澤東不喜歡摸鈔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