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他 還是她? (白立平)

﹝卞仁美﹞便回頭向內說道。姐姐。來的是薛德雷太太(Mrs. Sedley)的馬車。他那黑管家阿三在壓門鈴。馬夫今天穿一件紅色的新坎肩。

 

這句話出現在一九二六年出版的《學衡》雜誌第五十五期,是吳宓先生翻譯的《名利場》(Vanity Fair)中的一段話。其中的「他」指的是誰呢?不會是「薛德雷太太」吧?要搞清楚還要看原文:

“It is Mrs. Sedley’s coach, sister,” said Miss Jemima. “Sambo, the black servant, has just rung the bell; and the coachman has a new red waistcoat.” 

從上下文來判斷,「黑管家」(the black servant)顯然是「薛德雷太太」的管家,也就是說,這裏的「他」指的是「薛德雷太太」。按照現在的標準,吳宓譯文有誤,「他」應該是「她」,或者這裏是手民之誤。不過,情況是不是這樣呢?

我們先來了解一下「她」。 一八二三年,馬禮遜在《英國文語凡例傳》裏將 “she” 翻譯為「他指女」或「他女」,將“hers”翻譯為「他女的」, 將“I saw her”翻譯成「我見他(婦人)」,將 “That is hers”翻譯成「那個是他(婦人)的」。顯然,那個時候還沒有「她」, 馬禮遜為了避免誤會,加上了「女的」及「婦人」。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深圳)翻譯碩士課程副主任。)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