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不掉的「毒瘤」(胡化)

  近日,中國新聞出版總署某副署長在一次講話中聲稱﹕現在有三萬個工作室是毒瘤,為了淨化出版界,一定要把這些毒瘤割掉。

  何為工作室﹖內地出版界怎麼冒出了三萬個工作室﹖話還得從內地的出版體制說起。

  中國憲法裡雖然清楚地寫着公民有出版自由,但實際上一般公民根本無法享受這一權利。新聞出版至今仍是百分之百的壟斷行業,內地現有五百多家出版社,全是官方的。民間機構和人士就是有再多的資金,也不允許你註冊出版社。

  然而,內地畢竟進入了市場經濟時代。現行的行政法規不允許民間出書,卻允許民間企業賣書。民間書商不甘於僅在下游活動及介入銷售,也想進入上游,介入組稿、編輯、設計等出版環節,於是就成立了一批工作室,或者叫文化公司。他們沒有出版權,只好找官辦的出版社合作,俗稱買書號。在官方看來,如果聽憑工作室繼續發展,國家對出版業的壟斷權可能旁落,所以將工作室稱為毒瘤,必欲除之而後快。

  內地官辦的五百多家出版社,除了極少一部分可以稱得上是出版家操盤,多數掌握在聽話而無能的官僚手裡,根本沒有獨立面對圖書市場、適應廣大讀者的能力。有的靠壟斷中小學教材維持,有的靠行政經費補貼生存。這些出版社,從總編輯到一般編輯,既不會組稿,也沒有發行渠道。如果沒有教材和補貼,就只能依靠賣書號來維持。現在一般行情,一個書號可以賣到一萬五千元人民幣,一個編輯一年賣五個書號,就可以完成經營指標。一個小出版社一年賣掉一二百個書號,就可以維持開銷。

  這些工作室從成立之日起,就要經受市場的考驗。他們要拿出一部分錢向出版社買書號,再有盈餘才是自己的利潤,這就使他們鍛煉出敏銳的市場嗅覺。他們的學歷、智力普遍比出版社的人員高,在設計能力、宣傳能力、營銷手段等方面,他們也八仙過海、各顯神通,遠遠強過官辦出版社。一般來說,同樣一本書,他們的發行量是官辦出版社發行量的四倍。甚至有的書,比如梁思成的《中國建築史》,由官辦出版社出版,壓在倉庫裡銷不出,他們拿來一包裝,卻成了暢銷書。

  現在,市場上的暢銷書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由工作室或文化公司參與操作的。每年的全國圖書訂貨會和書市,開始前一周必有一個二渠道訂貨會,會上交易的就是工作室的產品。

  這幾年,內地的許多行業一一打破國家壟斷,允許民企進入,出現了生機和活力。甚至原來意識形態的重鎮——電影業,也允許民企進入了。人們以為出版業遲早也該尾隨其後,有所開放,沒想到等來的卻是要「割毒瘤」。

  但我以為,這些官方痛恨的「毒瘤」,實際上已經割不掉了。一個人如果體重一百斤,長了一個大瘤子,這個瘤子哪怕有五十斤重,割掉或許還能延長壽命。但如果這個瘤子有五百斤,重量已經遠遠超過自身,他還割得動嗎﹖

文章回應

回應


每年的全國圖書訂貨會和書市,開始前一周必有一個二渠道的訂貨會,會上交易的就是工作室的產品。圖為北京一個圖書訂貨會(周芝鳳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