劃時代的授獎 ——日本社會關注阿列克西耶維奇獲獎 (韓應飛)

早在二○○一年,說書人神田香織女士就閱讀了阿列克西耶維奇的代表作《切爾諾貝爾的回憶——核災難口述史》(日文版書名:《切爾諾貝爾的祈禱》)。書中所述的那些作業人員、消防隊員的妻子以及醫生等的悲慘體驗,給她很大的衝擊,也讓她感到作者描述了一種具有人類普遍性的東西。在出版社和譯者的幫助下,神田女士將她的感想轉達給阿列克西耶維奇,並提出以說書形式向日本國民介紹著作內容這一想法。二○○三年,阿列克西耶維奇首次訪問日本,並觀看了神田女士的說書。她發表感想說:「日本聽眾理解我在書中所要表達的東西。」就這樣,《切爾諾貝爾的回憶》這一著作的內容,在日本社會得以為很多人所了解。
二○一五年十月九日,日本各大報紙在報道阿列克西耶維奇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消息時,均強調她的反核電立場和對福島核電站事故的關注。《每日新聞》和《讀賣新聞》均以《切爾諾貝爾的回憶》這一書名為副標題,《東京新聞》則以總計約半個版面的篇幅在第一版和第二版詳細報道,並刊出了福島核電站事故後阿列克西耶維奇所發表的聲明的節選。十月十日,該報又以大半個版面刊出了聲明的全文。
二○一一年三月福島核電站事故發生後,應東京外國語大學教授、俄羅斯文學專家沼野恭子女士之邀,阿列克西耶維奇於四月即撰寫了題為《從切爾諾貝爾到福島》的聲明。翌年三月,日本筆會女作家委員會在東京舉辦「女性與核電」研討會,上述聲明在會上得到全文朗讀。聲明指出:「現在,與切爾諾貝爾相同,福島這一地名也在世界範圍內廣為人知。……核能是用於軍事,還是和平利用,其結果並無不同:都是殺人。……在廣島和長崎之後,在切爾諾貝爾事故之後,人類的文明難道不應該選擇別的發展道路、選擇無核的道路嗎?」

 

hanb

二○一五年十月十日,《東京新聞》刊《從切爾諾貝爾到福島》聲明全文。(作者提供)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是日本中央大學兼職講師。)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