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過.盲點.識楷書行 (何懷碩)

漢字變遷的古今功過

六十多年來,傳統漢字在兩岸分化為繁、簡兩體。我說過是政治力不當介入的結果。不合理的,泛政治化的「語文政策」強迫性地誤導、阻抑了語文自然演化活潑的生機。其實,文化、宗教、文藝、文字都不應該有強迫性、定於一尊的政策,徒然製造干擾與悲劇,不會有好結果。因為到頭來,被壓抑的都將掙脫束縛,重回生命的正軌。

不合理的「語文政策」的錯誤有二:一是違背文字「約定俗成」這個天生非「民主」不可的鐵則。二是不論以繁體或簡體為官定唯一標準,最大的盲點是忽略了傳統「識字」與「寫字」並不強求全然一致,而是識繁寫簡並行不悖的原則。繁簡不是「兩體」,是一體的兩態,是萁豆同根。

許多人不明白,一樣是政治力介入,為什麼秦帝國統一文字,千古都是讚美;現代兩岸官定的「文字政策」,使繁簡對立,卻遭天下詬病?我認為原因是:秦代丞相、大書法家李斯等作秦篆(小篆),文字多取周代《史籀篇》之籀文及通行春秋戰國七國之文字(通稱「大篆」),選汰整編而成,即繼承了「約定俗成」的成果,使混亂多體的漢字有統一的規範,所以是一大功德。其次,當時還未發明紙張與印刷術,所以無法實行強迫性的「政令推行」;只能刻於碑石,提供天下觀摹傳習。因為確有貢獻,為歷代所稱美,至今大小篆俱為書法家所鍾愛。數千年來中國書學,綿延不絕,小篆發揮承先啟後的地位,不可磨滅。其三,秦在標準體小篆之外,還有因為標準篆書不易寫,辦事人員及民間為了書寫便捷而採用的古隸,為官方認可。至此「秦隸」,與端莊嚴整的「小篆」,並行不悖。可知秦代的漢字改革是採集、彙編、整合,不是自造新字,所以沒有違背文字「約定俗成」的傳統精神;同時也採納了兼顧嚴正的標準體與便捷簡易的書寫體並行的原則。所以秦代的「書同文字」工程,功存千古。

秦以後,魏晉唐宋至今,楷書成為漢字的標準體。但要到隋代開始出現雕版印刷書籍,標準體才有空前的權威。隋唐以降,雕版書都用楷體。宋仁宗時代,布衣畢昇發明活字印刷術,自此書籍大增,印刷體的楷書,普及天下,自然成為穩定的漢字規範。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