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貨幣是騙局嗎?(REFRACT)

近年加密貨幣價格不斷提升,令更多人開始關心這項新技術,也吸引不少人投資,大家都相信「加密貨幣就是未來」;踏入二○一八年中後期,加密貨幣價格普遍大跌,突然令不少人高呼「虛擬貨幣是騙局」。
出現這種局面,只能說是社會大眾對加密貨幣缺乏基本認識。假如你連一樣東西是什麼也不知道就加入投資,那就只能算是投機而非投資,就算失利也與人無尤。同時,加密貨幣背後的區塊鏈技術(Blockchain Technology),蘊含比單純金融投資重要得多的用途,絕對不能輕視。
 
不要再叫虛擬貨幣了
首先,最多人犯的錯誤,就是將加密貨幣稱呼為「虛擬貨幣」。你在《巨商》遊戲中賺到的錢是虛擬貨幣,你玩《Fate/Grand Order》遊戲用的聖晶石是虛擬貨幣,但稱比特幣(Bitcoin)為虛擬貨幣,就非常不準確了。比較準確的稱呼,應該為「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
有人認為,加密貨幣背後沒有國家或銀行支撐,所以非常虛擬、並不可靠,但假如加密貨幣是虛擬的話,你手上的港幣、人民幣或美金,難道又不虛擬嗎?其實,加密貨幣比傳統貨幣真得多,也可信得多。
理解加密貨幣的最簡單方法,就是數簿理論。簡化地說,假如你將錢存入銀行,你的存款將會化為銀行戶口上的銀碼,也只有你與銀行持有數簿紀錄,以表示你擁有這些錢。萬一發生《搏擊會》(Fight Club)式大爆炸(編按:電影中的商人泰勒密謀破壞計劃,通過炸毀建築物大樓來毀滅現有經濟形態),或銀行被黑客入侵(時有發生)修改存款紀錄,你的存款將可能化為烏有。
一旦銀行出現信心危機,市民擔心銀行將會倒閉的話,就會發生上世紀香港經常出現的銀行擠提事件。假如銀行真的倒閉,你的存款隨時「凍過水」。
 
比傳統貨幣更值得信賴
講到底,傳統貨幣講的就是一個「信」字。
傳統貨幣的價值建基於人們對國家的信心,假如再也沒有人信賴國家,貨幣也可以隨時變成廢紙。一戰後德國陷入惡性通貨膨脹,馬克大幅貶值,拖垮德國經濟;即使到了近年,不少國家發生惡性通貨膨脹仍然時有耳聞,津巴布韋、委內瑞拉等地都是耳熟能詳的例子,而後者身為堂堂石油大國,竟然連為人民供電的錢都沒有,實在極之諷刺。
你相信手上的一百元港幣紙鈔價值一百港元,是因為你相信香港,相信港元背後與美金掛勾的聯繫匯率,以及相信美金。但美金早已脫離金本位,美國政府可以用量化寬鬆為名不斷「印銀紙」─假如發生變故,某天全世界再也沒有人相信美金、沒有人相信港元,港元也有變成廢紙的可能。
傳統貨幣的問題在於數簿持有人不多,有可能被人為操控(例如量化寬鬆),而加密貨幣則是一種去中心化的金融系統,它不被任何政府、銀行控制,原因是加密貨幣的核心─區塊鏈技術讓每一個人都擁有數簿。當一宗交易發生時,交易不單只會被交易雙方記錄,更會記錄在每一個應用區塊鏈技術的人的數簿之上,當全世界每一個人都可以查閱你的交易紀錄時,一切變相安全得多。
 
投資失利即等同騙局?
加密貨幣價格大跌,開始有人投資失利,同時隨着加密貨幣變得熱門,也出現不少「加密貨幣騙局」,但這當然不可能代表加密貨幣即等同騙局。
假如單純將加密貨幣視為投資工具,當你在高位買入再在近期的低位賣出,就只是缺乏投資眼光,不可能將之當成騙局。之所以出現早年的價格急升,全因大批對加密貨幣認知不深的人突然投入市場,將其炒熱並引發泡沫。情況有如股票市場的泡沫爆破一樣,如今的價格回落,其實只是回歸正常趨勢。
另外,現時所謂的「加密貨幣騙局」,假如仔細看清楚細節,就會知道是騙徒以投資加密貨幣為名目,配以過高的投資回報來吸引受害人。假如受害人理解加密貨幣背後的理論,本來就不會輕信騙徒,種種「加密貨幣騙局」其實只是昔日不同騙局的變體,就算當中產品換成「洗美金藥水」、「種金技術」,騙局也一樣存在。
 
區塊鏈技術的多功能應用
區塊鏈技術在不同層面上的應用,其實比起單純用來投資,更值得了解也更加重要。比如說,區塊鏈技術令人可以用「首次代幣發行」(Initial Coin Offering,簡稱ICO)方式眾籌集資,從而取代傳統的集資方式。
以香港為例,假如一間公司計劃上市,背後需要配合連串工序,例如需要有一定業績,這樣足以阻礙有實力但未有足夠規模的小型公司發展。現時,這類型企業可以通過發行加密貨幣的方式集資,避過傳統上的監管和限制。
這種集資方式,更引發了不少創意。例如有遊戲公司以首次代幣發行方式集資推出遊戲,投資者手中的加密貨幣可以用在遊戲之中,變相是將遊戲的課金環節提早在遊戲誕生之前,從而吸引更多人投資;也有明星、名人以首次代幣發行集資,而粉絲則可以用手中的加密貨幣購買偶像的周邊商品或演唱會門票。
 
以加密貨幣鼓勵文字創作
對文學愛好者而言,其中一個極為值得欣賞的例子,就是由香港科技人推出的LikeCoin。
大家經常說文字無價,深信文學創作對社會有深遠助益,事實上文字真的是無價─不能賺錢的那一種無價。傳統出版業界面臨難關,香港作家要生存本已難上加難;一眾網絡寫手渴望以社交媒體突出重圍,最終卻可能只得「Like and Share」,而沒有機會賺錢。
LikeCoin的構想,就是希望讓創作者得到應有的回報。LikeCoin團隊早前進行集資,結果共籌得多達五百四十萬美元資金。對投資者而言,LikeCoin自然是令人有信心的投資產品,他們也可以將手上的LikeCoin直接送給創作者作為獎勵;即使未必有人直接贈送,LikeCoin團隊也會按作品的受歡迎程度向創作者分發LikeCoin,令「Like」可以確確實實地轉換成現金─讓創作變得有價。
現時,已經可以用LikeCoin購買畫作,相信未來也可以用LikeCoin購買電子書、音樂,甚至設定為自發舉辦的文學創作比賽的獎金等等。一切,皆全憑用家的創意。不少作者相信,他們未來將能借助LikeCoin得到生活上的資助,理想地想,也將吸引更多有志者加入文字創作的行列。
 
一切由改變成見做起
改變觀念,先由正名開始。當你將加密貨幣稱為虛擬貨幣,你就更容易先入為主地質疑加密貨幣的真實性,甚至無意認真學習背後的原理。
香港社會充斥對加密貨幣的成見、誤解,相當有礙其發展,也令其難以普及到社會大眾,但加密貨幣絕對是發揮創意、抗衡霸權的絕佳工具。加密貨幣的投資炒賣不值得鼓勵,但其技術的應用則非常應該支持。本來已不樂見近年加密貨幣的過熱炒賣,如今泡沫日漸爆破,大概是一切重歸正常的時候,這樣的一個喘息時刻,正是用來認真看待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技術的好時機。
 
(REFRACT為Y世代網上文化雜誌。)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