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為何要捅中國一刀?(丁 果)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的父親老杜魯多,是加、中正式建交的奠基人之一,也獲得了「中國人民老朋友」的稱號。杜魯多上台之初,北京對渥太華寄望甚殷,專門由中國總理李克強走訪加拿大,與杜魯多一起,為兩國關係定下「中加黃金十年」的目標。
但是,這個「黃金十年」在近日杜魯多的反向作為下,不僅已經形同虛設,更在美、墨、加三國新協議(USMCA)中,遭到徹底破壞。

羞辱的「排華條款」
加拿大在對美自由貿易談判中受盡特朗普「羞辱」,當美國與墨西哥達成替代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新貿易框架後,加拿大就被逼上死角。特朗普給杜魯多開出「最後通牒」,要麼在指定的時間裏與美國簽署「城下之盟」,要麼被排除在「美墨協定」之外,未來再談雙邊協議。
於是,原本一直在談判中對特朗普態度強硬的杜魯多,突然立場大幅度軟化,在特朗普指定的最後期限內「繳械投降」,簽署了對加拿大某些產業非常不利、且嚴重妨礙經貿自主權的新三國協議。其中最為人詬病的就是一條針對中國的「毒丸條款」:三國中的任何一個國家如果與另一個「非市場經濟國家」簽署貿易協議,另外兩個國家可以在六個月內自由退出,並達成雙邊貿易協定。換句話說,只要美國不同意,加拿大已經無法自主與中國進行自由貿易談判。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毫不掩飾這是針對中國的,用以防止北京在國際貿易中強制技術轉讓、行業補貼等行為的「合法化」,並透露這項條款在未來美國與日本、歐盟等其他國家和地區達成的貿易協定中,將會被複製。
換句話說,杜魯多在這場中美博弈中,不僅選擇了他每天都影射和批評的特朗普,還為特朗普團隊聯合西方國家圍堵中國立下先例,這顯然是在中國背後捅了一刀,而且這一刀很凶狠。
沒有人懷疑,出口經貿七成依賴美國的加拿大,對美國的依賴遠遠重要過對中國市場的開拓。尤其在美國啟動對華全面對抗的壓力下,加拿大相當被動,對美國做出某種必要的讓步,讓加拿大經濟不被北美貿易圈排除在外,吃點小虧但可以維持一個穩定的局面,是無可厚非的,國際社會包括中國也能諒解。但是,杜魯多在批評特朗普的時候,早就心虛,作為兩面派,他怎麼可能氣定神閒與特朗普糾纏?當杜魯多把加拿大利益都當成他維護權力的工具時,更何況是中國的利益?不管如何,貿易協定中允許美國加入嚴重損害加拿大商貿自主權的「排華條款」,怎麼講都是對加拿大和中國的羞辱。

是虛偽還是誤算?
更大的問題是,杜魯多向美國投降,無異於欺騙了加拿大人和中國人。在特朗普上台後,杜魯多就鮮明打出了「反特朗普」的旗號,在環保、人權、難民以及全球主義的問題上與特朗普大唱反調,甚至不顧美國的反對,賠償過千萬給曾經殺害過美國軍人的恐怖分子卡德爾,這在同樣參加中東反恐的加拿大退伍軍人中激發很大反彈。此外,杜魯多讓加拿大外交部長方慧蘭破天荒在國會發表外交政策演說,明確提出與美國分道揚鑣;即使在貿易戰中,杜魯多也發誓要以加拿大利益為優先,強調不會簽下「喪權辱國」的不平等協議,以強硬姿態在加拿大獲得了民意、甚至反對黨的支持。對中國也是如此,杜魯多不斷放風要跟中國談自由貿易協議、談「黃金十年」、談中加旅遊年,好像在貿易戰中加拿大要與中國站在一起抗議特朗普的「欺凌」。
但是,在表面強硬的遮掩下,杜魯多早就被特朗普「綁架」,跟中國做生意只是幌子,意在拿來向華盛頓要好的讓步條件而已。這種政治虛偽,早就被商貿談判相當老練的特朗普洞穿,因此特朗普不斷出言羞辱杜魯多,抱怨加拿大談判代表方慧蘭,並巧妙地與墨西哥達成協議為先,以此倒迫杜魯多讓步。其實,杜魯多在政治上的兩面三刀,政策的宣示和具體的落實「貨不對版」,早就是加拿大的「公開秘密」,也是加拿大民眾街頭巷尾的「閒談資料」。要知道,當年前總理克雷蒂安在西方盟國都支持喬治.布殊發動對伊拉克戰爭的時候仍然堅持加拿大的獨立外交政策,堅決不派兵參戰。這也從側面證明,杜魯多是可以堅持某些原則的。
專家都認為,如果杜魯多沒有誤讀特朗普,沒有要「出賣中國來討好白宮」的歪心思,大可以在貿易戰剛啟動時,就與特朗普展開談判,如此,加拿大即可減少在乳製品行業的讓步幅度,更可能把「排華條款」排除在新的協議之外,這樣,加拿大就可以加速對外貿易多元化的進程,避免再把雞蛋放在美國一個籃子裏。同時,加拿大也可以通過與亞洲市場的連接,為加拿大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和孤立主義,推動全球化運動的發展注入更多的動力。
如今,作為加拿大的第二大貿易夥伴,中國已經看清楚杜魯多政府的「對華政策」是葉公好龍,也是虛晃之舉。中加關係和政府間的信任,因着這個「排華條款」而大幅度下降,這對加拿大的國家利益和獨立主權的維護是重大的傷害,也是對一直將加拿大視為「老朋友」的中國很大傷害。無庸置疑,這個「排華條款」,排掉了加拿大幾十年來爭取的獨立自主權力,讓加拿大被關進了美國的「政策籠子」。

(作者為本刊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