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永樂與青蒿素 (楊日華)

  屠呦呦在一九六九至一九七二年研究青蒿素治療瘧疾而取得了成果,在西方很多期刊都發表刊登並隨即引起一系列的研究。面對青蒿素,思緒一下子回到三十多年前,一九八二年我在瑪嘉烈醫院開始內科生涯,跟勞永樂醫生是同事。所有醫院都有醫學期刊會,作為訓練醫生、了解醫療最新發展的活動。醫生閱讀了新的期刊便會在醫學期刊會跟部門分享介紹,勞永樂那時已很喜歡傳染科,自然不會錯過瘧疾治療的新發展。我們起初都只會留意學名Artemisinin,很多醫生也念不出普通話Qinghaosu,畢竟那個年代普通話還未普及,但勞永樂每次都用字正腔圓的普通話把Qinghaosu念出,並在黑板上寫出青蒿素三個字來教大家念,所以那時全體醫生說得最標準的普通話便是青蒿素三個字。

  瘧疾是由寄生蟲Plasmodium瘧原蟲引起的,有四種會影響人類:惡性瘧(Plasmodium Falciparum)、間日瘧(Plasmodium Vivax)、卵形瘧(Plasmodium Ovale)、三日瘧(Plasmodium Malariae)。以前的電影都會有角色患上瘧疾的場面,因為發熱發冷的病徵夠戲劇化,而且間日瘧及三日瘧比較溫和,在戰爭期間沒有藥物也不會即時致命,只會隔日或三日一次發燒發冷,有足夠時間讓劇情發展。勞永樂先後介紹了幾篇期刊都證實青蒿素對四種瘧疾都很有用,包括最難醫的惡性瘧。惡性瘧會引起腦瘧,嚴重的可以很快致命。青蒿素也適用於腦瘧,除口服劑外還可以注射入靜脈,因為腦瘧的病人很快會陷入昏迷,只能依靠注射藥物,因此青蒿素特別有用。

  屠醫師研究青蒿素時正值文革,我們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看醫學期刊也不為意,現在想起來倒真佩服。可惜那時中國沒能取得專利,眼巴巴看着西方藥廠再研發成西藥。但相信拿了諾獎,肯定了她的科研地位,也沒有遺憾了。

  經過了早期石破天驚的期刊報告,青蒿素成為西藥,拯救了很多病人,最後在醫學期刊淡出了,勞永樂也離開了醫院私人執業,再沒有機會聽他分享期刊。之後他踏入政壇,成為立法局議員,又加入了社民連,一時間都幾乎忘卻了他的醫生本業。一次路過中環碰見他,當時他正在主持一些街頭活動,大家寒暄了一會,多年不見,居然又說起了當年一起在內科的瑣碎事,老同事和老同學一樣,儘管之後各奔前程,總有共同話題。今年他由於肺癌英年早逝,如果他知道當年教我們念的青蒿素現在成為醫學獎的主角,一定會老懷大慰。

(作者是腸胃科專科醫生。)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