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泛民大勝 基本形勢未變(劉銳紹)

二○一九年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只取得不到六十席,其餘席位盡歸非建制派。表面看來,形勢有利於泛民,但細心觀察,情況未必如此。泛民陣營必須冷靜,注意動向,否則優勢很快又會變成劣勢。我不是刻意貶低泛民的成績(事實上這是值得鼓舞的努力成果),但容許我潑一些善意的冷水。
首先,這次選舉是在過去半年「反修例運動」之下進行的,由於港府沒有順應主流民意,致使選舉氣氛有利於泛民。從這個角度看,這種選舉優勢有點不正常。此外,在當選的泛民區議員中,有三大問題:
其一,不少的當選人是準備不足的,尤其是他們的地區工作基礎未穩;即使有些當選人早已開始在本區深耕細作,但跟傳統建制派長期的「蹲點」相比,仍有明顯差距。
其二,有些當選人甚至連心理準備也不足。選前,他們只是想作政治表態,選舉工程似有還無,選舉臨近也沒有拉票。
如果這兩類人士當選後不是盡快進入角色,深入民眾,不排除他們很快就露出單薄的底子,甚至被取笑為二○○○年剛上台執政的台灣民進黨─只懂得選舉,不懂得施政。
其三,建制派大敗之後,北京和港府不可能不全面檢視形勢,尤其是這次敗選將會怎樣影響今年的立法會選舉,以至來屆的特首選舉委員會。況且,建制派在區選中仍取得四成選票,證明基本盤沒有被動搖。有消息說,官方已研究是否有需要或可能,按「實際需要」改動某些遊戲規則(下詳),以確保日後的情況不會失控。
所以,非建制派的當選人適宜馬上惡補,腳踏實地,打好基礎。近日,民主黨、公民黨已跟一些非政府組織合作開班,邀請當選人參加。這裏有兩大作用,一是為培育新人,二是因利成便,招收黨員,包括為數不少的政治素人,不在話下。

官方和建制的動向
談了非建制派的形勢,也要關注官方和建制的動向。中央也好,港府也好,當然不想這種劣勢延續下去。從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在《人民日報》發表的文章可見,某些背後的思考正在醞釀中。
舉例說,除了經常掛在口邊的《基本法》二十三條之外,張曉明還提到「該補充的要補充」、「該廢除的要廢除」、「該配套的要配套」。當中的細節沒有提及,但涉及的範圍可能包括:選舉主任的權力(包括DQ報名者)會否擴大?如果擴大,將在今年的立法會選舉中對建制派有利。
此外,按現行機制,將有大約一百一十七名區議員成為來屆特首選委會的委員。這種遊戲規則會否改變或調整?也是未知之數。以現屆特首選委會的構成推算,泛民取得略多於二百多席,加上區議會的一百多席,再加上「不聽話」的工商界和專業界,有可能在一千二百名選委中取得接近甚至超過半數席位,變成造王者。官方對此不可能不作防備。
更現實的是,官方日後對待泛民駕馭的區議會,肯定「睇得更緊」,包括撥款和核數機制。這些都是意料中事。
除上述各點之外,也可以從整體政治氣候可見,官方沒有因為區選結果而改變治港政策,反而不斷強化,例子俯拾即是。區選後有八十萬人參加「民陣」主辦的大遊行,但港府事後的回應完全迴避「五大訴求」(過去的回應也有觸及政治要求)。
此外,港府企圖以「獨立檢討委員會」取代大眾要求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即使外國專家退出「監警會」的工作,並公開指出弊病所在,但港府也遲遲不改革「監警會」,以致「警暴」情況沒有改善,而警方的資源卻不斷增加。
更明顯的姿態在林鄭月娥到北京述職時顯露出來。例如,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出席,顯示中央已不介意讓「公(安)檢(察)(司)法」的領導角色呈現人前。內地人士稱,此舉顯示三大作用:既要撐香港警方;也要讓反對派感到壓力;更要遏制「外部勢力」在港進行「顏色革命」。

習近平對林鄭評價仍高
此外,習近平和李克強對林鄭月娥的評價仍然甚高,稱讚她堅守「一國兩制」的原則底線。這完全符合習近平提出的「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從另一個角度看,即使港人(包括不少建制派)強烈要求林鄭月娥下台,北京只會按需要辦事,不會因為外界的壓力而放棄林鄭。這預示未來的解結工作仍有不少難度。
與此同時,必須關注兩個在香港以外、但跟香港關係密切的現象。第一,中美已取得貿易戰的首階段協議。日後,美國在香港問題上的取態如何?繼續利用香港爭取更多經濟好處?還是暫緩打「香港牌」?北京的行動已明顯表示,不會因為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而改變治港政策。可以預見,「經濟鬆政治硬」仍會繼續,甚至出現「經濟鬆而政治更硬」的轉變。在北京的盤算中,特朗普今年要應付大選,分身乏術,正好趁機加強香港工作。「四中全會」以來,中央已強化了治港政策的執行機制,包括與香港警方的交流和引導,已是公開的行動了。特朗普要求中國開展貿易戰的第二階段磋商,但中國表示須看首階段的落實情況再說,這樣又可以減少美國打「香港牌」的機會。
第二,適逢澳門回歸二十周年,內地對澳門落實「一國兩制」的肯定,遠比香港好得多。在宣傳上,也是有意無意地「褒澳貶港」;在經濟活動上,也嘗試提升澳門的功能。雖然,澳門不可能取代香港,但至少會構成香港的一些壓力。
總之,未來的磨擦隱憂仍多,絕非區議會選舉的結果可以影響的。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