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中 (北 島)

  當年糧食定量有限,連請客吃飯都要自備糧票。由於沒繳夠糧票,父母與盧叔叔之間出現摩擦。我暗中站在他一邊,道理很簡單,是他把我帶出北京幽暗的胡同,進入一個光明而虛幻的世界——那與現實無關的一切令我神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