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前的種種不確定 (曹景行)

  今年在上海過中秋,接着又是十一國慶,連在一起變成一次超長假期。其間各種聚會場合,朋友間談得最多的就是薄熙來案件,相關的則是對中共十八大的種種猜測。實際上,今年下半年以來(甚至更早),中國各地各部門官場中就有一種不確定的感覺,不少本來該辦的事情都放慢下來、停了下來,要等到十八大舉行,等到新的人事安排出爐,當事者心裏才會比較踏實,有了方向。

中國各地官場都放慢下來

  現在,當局已宣布十八大開幕的確切日期是十一月八日,比早先外界所傳的日子又晚了三四個星期,這樣,官場的等待也就相應拖長了。一位朋友說,上海已經安排十一月初的那個周末舉辦第二十四次「市長會議」(上海市長國際企業家咨詢會議),場面頗大,去年那次就請來全球十六國五百多位知名企業家出席。早些時候市長韓正曾表示一定會出席今年的會議,外界則估計這也是他作為市長最後一次與會。但現在因為十八大,到時他很可能分身乏術。

  說到十八大的人事安排,上海朋友除了關心政治局常委人數和可能人選外,也注意韓正會不會當選政治局委員。如果他入了「局」,那就意味着近期海內外流傳他將接任上海市委書記的說法,大致屬實。此前還出現過上海未來人事安排的多種版本,涉及令計劃、王滬寧、胡春華、陳德銘、孟建柱等多位黨政要角,教人眼花繚亂。

  關於現任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會升任哪個職位,進不進政治局常委,今年以來也傳過好幾個版本,幾乎涉及所有可能的安排。對海外的各種說法,上海朋友也都很清楚,幾乎沒有時間差。但直到今天,所有這些仍然都是人云亦云,誰也不敢說自己的消息更加可靠。

  所謂牽一髮而動全身,如果中共十八大的新班子遲遲難定,下面的人事安排就更加不確定了。上海如此,別的地方也都如此。與過去幾屆中共黨代會相比,十八大可說是在最不確定的氣氛中召開。就像前不久習近平十來天沒有在公眾場合出現,國外及港台媒體上很快就出現了種種離奇的猜測和流言,同樣很快就在大陸民間流傳開來。

  當局卻始終不做任何說明或澄清,直到習近平健健康康重新開始公務活動。而關於習將重新露面的消息,居然還是美國《紐約時報》最早做出準確的預告,真是神通廣大。在那些「失蹤」的日子裏,他到底是在為十八大做最後的準備,還是去處理薄熙來的案件,或者要統籌對日本的軍事調動演練,當然還有其他可能,比如生病休養,誰知道?

王立軍對十八大穩定召開功不可沒

  至於薄熙來事件對十八大的影響,實屬非同尋常。要是王立軍不是在早春二月,而是拖到這兩天才跑進成都美領館,又或者,等十八大開完後英國人海伍德被殺案才東窗事發,中國政局會怎樣的不同,大概沒人敢去細想。至少可以說,王立軍對十八大、對中國政局的穩定召開功不可沒!但如果,被谷開來毒死的不是英國人,而是某個中國公民,這個案子又會如何發展,今天有沒有可能大白於天下,誰知道?

  薄熙來一家到底涉及哪些犯法犯罪的事情,放大假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宣布十八大日期時,已經對公眾做了簡要的說明。但民間仍有不少聲音為薄喊冤叫屈,網上幾位所謂「左派」首領仍然一如既往對薄支持到底。中共應會在十八大前對薄做出正式處理,此後還將司法審理,但如果仍然像早先審判谷開來、王立軍那樣半遮半掩,不僅難以破解「政治鬥爭」的陰謀論,更有可能留下日後翻案的隱患。

  那些至今仍然為薄抱不平的民眾,大概沒幾個真正了解薄是何種人物。他們更多的是把自己對現狀的不滿注入其中,變成一種情緒的發泄,就像日前「保釣」遊行隊伍中出現許多簇新的毛澤東畫像一樣。這才是當局最應該擔心的事情,也是影響中國未來的最不確定因素。一旦政經局勢失控,就會有薄式權勢人物利用積累已久的社會矛盾和民間不滿,煽動民粹思潮,借勢搶權奪班。

  當前中國的社會情緒,大概還沒有到達失控或爆發的程度,一般老百姓的日子都還過得去。但人心之渙散,前景之迷茫,卻是二十年來之最。加上中國經濟正在放慢發展,如果情況進一步變差,尤其是失業和通脹同步加劇,就可能觸發一場新的社會危機。不久前好幾個城市的「保釣」示威失控,有人趁機上街打砸搶,就是一個不良先兆。而這些年來各級權力機構的威信已經大為削弱,官員的決策能力和施政水準不進反退,到時他們能夠有效維護公眾的利益嗎?誰知道。

  十八大就要舉行了,不管結果如何,都具有「繼往開來」的意義。但大會閉幕時產生的新班子能不能給十三億中國人以新的信心和信任感,誰知道?起碼,十八大的新班子別再空談什麼論、什麼觀,還是先做一兩件實實在在的事情,讓老百姓相信你們是認真的,相信中國還是有希望的。他們會有這樣的胸懷、氣魄和本事嗎,誰知道?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